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政策报告: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生活大有改善

报告阐述我国建国以来在教育、收入和贫富差距等方面取得的成效,以及未来的社会政策方向。当局指出,新加坡的制度并非完美无缺,但它的表现比多数国家来得好,它会不断研究和尝试新方法,包括借鉴其他社会的做法,以提升新加坡人的生活。

新加坡正处于发展的交叉口,经济体虽更成熟,但社会也老龄化。过去行之有效的措施如今带来新的挑战,政策因此须随环境的改变作出调整,以确保社会流动性持续获得推动。

在收入不均和社会分化问题备受各界关注的背景下,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昨天(11月1日)发布32页长的政策报告——《改善新加坡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生活》,阐述我国建国以来在教育、收入和贫富差距等方面取得的成效,以及未来的社会政策方向。

当局在报告中指出,新加坡的制度并非完美无缺,但它的表现比多数国家来得好,它会不断研究和尝试新方法,包括借鉴其他社会的做法,以提升新加坡人的生活。

“但我们不能忘记在制定社会政策时难免要面对取舍,很多时候好的用意带来的却是反效果。”

报告说,政府在帮助社会弱势群体力争上游的工作中成绩显著,但下来经济增长步伐会放缓,社会开支却将继续增加。

虽然如此,政府将根据现有的社会契约,确保人人都享有负担得起的基本服务、制造增长的机会,并提供制度上的支持,让人人在社区的支持下,可以努力工作、照顾自己和家人。

“那些无法照顾自己,比如体弱、残疾或因为健康理由无法工作的人,政府将提供由家庭和社区辅助支持的安全网。”

须优先处理三大课题

政府会针对不同课题发表不定期的政策报告。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言人回答本报询问时说,当局希望上述报告能成为深入讨论未来措施有用的背景资料。

报告强调了政府要优先处理,以提升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生活的三大课题,包括为每个新加坡人作出投资,尤其是低收入和弱势家庭,比如给贫困的孩子打下更强的教育基础;为生活的不确定因素提供保障,比如确保低薪工人跟得上经济和生产力的增长,以及改善社会服务,为更多低收入和弱势家庭提供援助。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上周四(10月25日)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30周年晚宴上,也就社会流动性与不平等热门话题提出看法。

他说,这50多年来,国人收入和经济条件的增长突飞猛进,贫困问题却依然存在。贫困是相对的概念,但这不意味着人们就该坐视不理,而是须不断努力确保贫富的相对差距不会越来越大,导致社会出现尖锐矛盾。

他指出,新加坡的关键挑战在于维持一个“上行电动扶梯”状态,帮助各阶层的国人都不断向上。

上述报告引述各种数据,说明低收入和弱势家庭的生活已大有改善。

以教育取得的成效来看,属于底层20%家庭的学生中,每10人就有九人的学历是在中学以上。比起15年前的每10人只有五人,这个数字确实进步不少。

属于底层25%家庭的15岁新加坡学生,在包括阅读、数理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成绩中,要比其他发展国家同龄同背景的学生来得好。

过去几年,低收入家庭的实际薪金增长也增加了。从2012年至2017年,属于底层50%的家庭,每年的薪金增长率介于4.2到4.6%,要比属于前50%的家庭的2.2到4.2%高。

政府推出的就业奖励计划(Workfare)大大协助提高低薪工人的收入。若以雇佣成效来看,超过65岁工人的雇用率也从2007年的14.4%增加至2017年的25.8%。

从租屋晋升为屋主的贫困家庭在过去五年增加了一倍,从2013年的500个增加至2017年的1000个。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昨晚把报告重点上载到个人面簿,并吁请国人携手支持社会援助制度。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