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设基金应付地铁轻轨网络扩建

国会昨天(11月19日)三读通过陆路交通管理局(修正)法案,为正式成立地铁基础建设基金立法,并交由陆交局监管。地铁基础建设基金可让政府在财政状况允许时进行储蓄,以分摊地铁项目所需的庞大成本。

政府将设立地铁基础建设基金,以预留足够资金,应付日后扩建地铁和轻轨列车网络的高昂费用。

国会昨天三读通过陆路交通管理局(修正)法案,为正式成立地铁基础建设基金立法,并交由陆交局监管。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年2月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透露,政府将在今年为地铁基础建设基金注入50亿元。

我国在1982年耗资50亿元建造南北线和东西线,这在当年是笔可观的建造费,占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5%。

交通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昨天为法案提出二读时说,尽管我国如今的财政状况较30年前更为稳健,但由于建造新地铁线需要庞大的前期成本,因此仍属于重大决策。

例如,滨海市区线耗资210亿元建造,占我国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近5%。

普杰立说:“尽管发展费用高昂,但其好处可延伸至许多代以后的国人。我们应该负责任,预留资金以投资在我国地铁网络,造福子孙后代。”

地铁基础建设基金可让政府在财政状况允许时进行储蓄,以分摊地铁项目所需的庞大成本。

普杰立指出,为确保地铁基础建设基金仅用于地铁和轻轨列车网络的发展,修正法案也列出了基金的主要用途。

首先,它可用于扩建地铁和轻轨列车网络。这包括建造铁路基础设施,如车站、隧道和轨道,购买第一批营运资产,如列车,开展调查研究以及支付相关费用,如土地费用。

地铁基础建设基金也可用于更换现有营运资产,例如在延伸现有地铁线时,可能需要更换旧线路的营运资产,以确保新旧部分可妥善连接。

其次,地铁基础建设基金可用来为现有地铁线更换、提升或增设铁路基础设施,如隧道和轨道。

普杰立说:“随着地铁土木基础设施的老化,我们需要不断投资以提升和更新这些设施,确保地铁的运营安全可靠。这些更新工程同样需要庞大成本,我们能为此预留资金是谨慎的做法。”

为确保地铁基础建设基金可跟上通货膨胀,身为法定机构的陆交局也可按照投资权限,将基金用来投资,投资收益须回归地铁基础建设基金。

修正法案也对地铁基础建设基金和地铁累积基金的用途进行区分。前者旨在扩建地铁网络并购买扩建工程所需的第一批营运资产,后者则意在更新现有营运资产。

议员郭献川(义顺集选区)昨天参与法案辩论时建议,陆交局应告知乘客每趟地铁旅程在扣除津贴前的实际价格。

对此,普杰立回应时说,当局无法为每趟旅程发出详细收据,但已采用其他方式告知乘客其成本和津贴。

“未来五年,政府将为巴士服务提供50亿元津贴,为更新地铁营运资产提供40亿元津贴,并投入200亿元来扩大地铁网络。我们将继续向乘客传达公共交通服务的成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