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远:被越界海域 大士填海前就属于我国

许文远指出,马来西亚1979年在未与新加坡谈妥的情况下就擅自划界,新加坡当时表示强烈反对,至今也不承认该海域界限。但即便如此,从当时马国自己划定的所谓海域就可以看出,如今侵入的海域并不包括在马国领海内,这相当于承认这片海域一直属于新加坡。

我国多年来在大士展开填海工程扩大土地面积,但这与领海问题毫无关系。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反驳马来西亚的说法,指在大士地区填海之前,这次争议的海域本来就是新加坡的领海。

许文远昨天(12月6日)在国会大厦举行的记者会上指出,马来西亚1979年在未与新加坡谈妥的情况下就擅自划界,新加坡当时表示强烈反对,至今也不承认该海域界限。但即便如此,从当时马国自己划定的所谓海域就可以看出,如今侵入的海域并不包括在马国领海内,这相当于承认这片海域一直属于新加坡。

许文远说:“实际上在1979年,大士尚未展开任何填海工程。因此1979年马来西亚单方面宣布不被新加坡承认的海域界限时,根本不可能将新加坡的填海工程纳入考量。”

他进一步指出,马国为新山港界(port limits)划定的新范围已超出马国原先宣称的领海,马国船只也已经越界侵入新加坡海域。

政府从1980年代开始在大士进行填海工程,将大士打造成我国主要工业区之一,填土工程还在进行中,大士南端未来将发展巨型港口。目前位于市区的岌巴码头、丹戎巴葛码头和布拉尼岛码头将分阶段迁移至大士港口,把黄金地段腾出来作住宅等用途。

马国方面则是指新加坡尝试以填海工程为手段,扩张海域范围。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前天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指新加坡的说法“不准确”,领海不能通过填海不断扩大。

他说:“新山港界的修改是在马来西亚领海内进行,马来西亚有权根据国内法令对任何领海范围内的港界做任何划定。”

陆兆福指马国立场坚定,至于接下来如何与新加坡协商,陆兆福指马国外交部已向新加坡发出了两个外交抗议照会,后续将交由外交部负责处理有关马新领空和海域界限的问题,包括和新加坡方面接洽及磋商。

第一份抗议照会是针对新加坡实里达机场于2018年12月1日发表和执行“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及程序;第二份是针对新马之间涉及悬而未决的海域界线问题,包括涉及新的柔佛港口界限及最近与它有关的事。

许文远昨天透露,马国星期三终于回应新加坡早在一个月前发出的第一份外交照会,文书中否定新山港界扩大后侵犯新加坡领海的说法,并强调马国官方舰艇是在所属领海进行巡逻工作。

马来西亚也提议双方协商,以和睦的方式达成解决方案。许文远说,

新加坡自然愿意协商并将着手安排,“在此期间,马来西亚政府舰艇应停止侵入行为,回到10月25日之前的状态。”

记者会问与答

新马两地近日掀起了领海争端,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昨天在记者会上,回答了多道问题,以下是部分答问内容。

问:为什么之前不公开这些马国侵入领海事件的细节,而在马国提到领空问题后,我们才这么做?

答:我们之前默默地工作,希望理智终将取胜,从而解决问题。因此,我们提交第三方照会、设法安排会面、设法解决问题。这一切行为从10月25日,也就是几周前开始。如果你在附近,不管是在船上或在第二通道,你都能看到他们的船只,它们就这么靠近。

问:新加坡为什么不把这个地方的领海界限列入宪报?

答:我们会在达成协议时公布界限,就如柔佛海峡以北地方,必须谈判来对界限达成协议。在印度尼西亚以南,我们也是完成谈判后公布了界限。

但这次的情况是,马来西亚单方面公布他们的界限,这些是我们不曾同意,也始终不同意的界限。因此,除非坐下来解决,就仍悬而未决。看看他们当年公布的领海界限,这些部分的水域并没划入他们的领海范围内,它们到底属于谁的其实很清楚。因此我说这些是他们公然的挑衅行为。

许多邻近国家的界限还没清晰划分,这是挺普遍的。新加坡目前也仍有部分界限还未与印尼谈妥。这样的过程很耗时,这是为什么难以达成协议的部分原因。

20多年来,早在1999年,那是挺清楚的,马来西亚当时知道哪些是新加坡的水域,哪些是他们的。他们一直都知道我们在这里的活动,他们没有声索这些水域,他们从未抗议,他们知道水域是属于我们的。

问:如果不能解决问题,我们能向第三方国际组织要求仲裁吗?

答:我认为我们应当尝试透过双边途径解决问题,才到第三方去求助。关键是我们应该专业地处理问题、相互尊重,并且期待理性取胜。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