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短评:纠纷又起不是巧合

马来西亚穆斯林政党与非政府组织号召的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集会,昨天(12月8日)在吉隆坡市中心举行,根据警方数据约有超过五万人出席,并在时大时小的雨中和平落幕。

这场集会原本是马国在野党巫统和伊斯兰党联手号召举行的抗议大集会,但随着马国政府于11月23日表明立场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后,这场原本可让反对党趁机凸显不少马来人不支持执政联盟的造势集会顿时失去了“抗议”的借口,改为庆祝与感谢政府不签署ICERD的大型集会。

“当今大马”报道,在集会举行前夕表示希望集会能和平举行的马国首相马哈迪,昨天傍晚在集会结束后,从住家开车出发在吉隆坡地区兜了一圈,巡视现场的意味浓厚。这是马哈迪今年5月重新掌权以来面对的最大型反对集会,在没有发生任何暴行和冲突下和平结束,对希盟政府和马哈迪来说,或许都是松了一口气的事。

在执政的希望联盟政府宣布不签署ICERD后,外界传出希盟是因为担心流失马来人选票而做出这样的选择。不过,马哈迪在一个场合上被记者问及相关问题时否认此说,强调政府是在考量民众和希盟领袖的意见后才决定不签署公约。

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顾名思义秉着的是以土著为重的立场和宗旨。民众的意见,尤其是马来选民的“心向何处”,对于马哈迪真的至关重要。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的统计,希盟在今年5月9日全国大选中约只获得马来人三分之一的选票,其余绝大部分被巫统和伊斯兰党各分得三成。

换句话说,希盟能够成功拉倒国阵政府,华人和印度人在大选中扮演了“造王者”角色,凸显马国这个最大种族群体对马哈迪的支持还未达到根深蒂固之势,随时可能因为敏感的马来穆斯林身份和权益等课题而酿成倒台的政治危机。

种族和宗教课题向来是马国的政治文化,也一直都是朝野各党争取忠实支持者的主要筹码,经验老到的马哈迪不可能懵懂不知。面对国内政治最敏感和尖锐的冲突,加上马哈迪与安华的接棒问题随时可成为希盟内乱的主因,显示马哈迪在希盟里的地位也并非固若金汤。

马哈迪重新执政后,一直炒作涉及新马双边关系如水价、高铁、空域和海域等老议题。 新加坡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日前被记者问及近日这些双边关系纠纷是否是独立事件或有更大的含义时说道:“你可以自己下定论。是否有一个模式?我不希望有。不过我服务了这么多年……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显然,突然在国内闹起种族问题时的这个敏感时刻挑起领空管理权和海域界线的课题来起哄,不禁让人联想这一切并非简单的巧合,而是有心人开辟的新战线,找来新加坡作为同仇敌忾的“出气口”,好把矛头转开以分散注意力,舒缓面对的国内压力。

或许连《雅加达邮报》也看不下去了,本月7日发表题为《马哈迪的老调重弹》(Mahathir's same old song)的评论文章,批评马哈迪夸大长期存在的问题对新马双方都不利,还语重心长地劝告马哈迪要表现得成熟一点。

该评论说:“作为一名资深领导人,今年7月刚过93岁生日的马哈迪须要改变对新加坡的态度,不要继续采取对立和敌视的做法,要有成熟政治家的样子。”

心中一直怀着打倒对手的战斗状态也许就是马哈迪长寿的原因。53岁的新加坡虽然不是好斗的,但在必要时也会站稳立场力争到底,齐心捍卫国家主权和维护国民利益。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