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驻英最高专员驳斥《经济学人》评论

《经济学人》讨论亚洲课题的Banyan专栏,本月初发表了一篇针对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接班的评论。我国驻英国最高专员符祺霞日前投书这本英国杂志,指专栏作者以居高临下的态度挖苦我国目前正在进行的领导层更替,并强调自己过去的回应不是为任何政党辩护,而是提供事实以正视听。

专栏一开始引述未具名的读者,说他们抱怨符祺霞在《经济学人》暗示说新加坡是个一党独大的国家,浪费过多的时间写投诉信,并认为代表政府的资深外交官不应该为政党辩护。

文章也提出新加坡政治传承和朝鲜的父死子承制度不一样,拿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更新方式来比较更为合适。文末更指被委任为人民行动党第二助理秘书长、行伍出身的贸工部长陈振声斗志旺盛,甚至表示要符祺霞解答陈振声会否仿效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2012年戏剧性般地争权,差点打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班计划的猜测。

对此,符祺霞说:“《经济学人》专栏作者除了引述匿名读者之外,也选择性地不提我曾指出新加坡贯彻自由参加选举的做法,行动党如果变得无能和腐败,是有可能会失去政权的。”

她指出,执政党虽然已经选定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下一任领导人,但是新加坡总理首先要得到国会大多数议员的信任,这和出任英国首相的要求是一样的。 “如果行动党在2021年4月之前须举行的下届大选中赢得人民支持,王瑞杰将接替李显龙担任总理。”

符祺霞也指作者将民主等同于肆无忌惮的政治、分裂国家的争辩、政党内外的勾心斗角以及政府首脑与内阁部长走马灯式的更替,从而贬低新加坡以延续性和共识来寻求人民委托的政治文化。她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政治制度产生了负责任和稳定的政府,为人民带来进步和安全。这显然是对任何政治制度的终极考验。”

外交部发言人受询时也指出,驻外外交官代表政府,除保护国家利益之外,也通过公共外交活动让外国人更了解新加坡的运作方式和国家的定位。“这就包括回应外国媒体对新加坡的不实报道,或者错误的表述。”

符祺霞过去两年曾经多次投书《经济学人》,除指出报道上的偏差之外,也反驳了一些对新加坡政治的批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