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失调患者大增 中央医院扩大在家睡眠检查服务

新加坡中央医院接收的睡眠失调症新患者四年里大幅增加超过一倍。为应付病患量,医院扩大非住院睡眠检查服务,并自去年底开始,把部分病患转介至樟宜综合医院做检查。

中央医院有本地最大的跨部门睡眠中心,它于去年4月与樟宜综合医院等一同成立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睡眠中心,为包括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bstructive Sleep Apnoea,简称OSA)的睡眠失调症患者提供医疗护理,并展开研究。

新保集团杜克—国大睡眠中心主任卓颂达高级顾问医生受访时指出,医院在2013年照料的睡眠失调症新病例有近820人,去年全年则倍增至约1750人。

这除了因病患对OSA的意识提高,以及通过媒体报道知道要向哪些医院求助等,也因为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和新加坡全国眼科中心把更多患上与OSA相关的心脏或眼部疾病患者,转介到中心检查是否患有OSA。

为此,中央医院去年11月起做出新安排,至今把约45名病患转介至樟宜综合医院进行睡眠检查,之后再由中央医院睡眠专科医生看诊。

医院也打算添购多两台便携式测试仪器,让病患不用住院,可在家中做睡眠检查。院方目前有三台这类仪器。

推出应对措施后,中央医院的睡眠失调症患者只要三个月就能完成睡眠检查并确诊,比之前缩短一个月。检查后等候预约专科医生看诊的时间,则维持在两至四周。

对于添购仪器的决定,也是中央医院睡眠失调组组长的卓颂达副教授解释,非住院睡眠检查服务可为病患节省医药费,同时也有助“认床”的人在家中完成检查。

住院睡眠检查的总费用介于800元至900元,部分可用保健储蓄支付;使用便携式仪器则一律为370元。

陈腾安(37岁,数据分析师)今年9月使用便携式仪器确诊OSA。他在查阅医疗保单后,决定自掏腰包选择费用较低的便携式仪器检测法。“医院人员花了约15分钟讲解使用步骤,步骤不多,大概少于10个,所以我回家后很容易就能自行做检查。”

他当时在周五领取仪器,当晚测试后,隔天就归还仪器,并于一周后由专科医生看诊。

约18%本地成人确诊睡觉呼吸会暂停

提供住家睡眠检查的还有私人睡眠中心,例如今年10月由医疗器材与服务公司EASMED成立的睡眠中心。它使用的便携式仪器与新保集团杜克—国大睡眠中心和黄廷方综合医院睡眠诊疗所的相同。公司董事雷桂芳(35岁)受访时说,病患一般由医生介绍到中心做检查。

卓颂达对这类私人睡眠中心表示欢迎,但他提醒说,这类仪器只能用于OSA一种睡眠失调症。私人中心若单用仪器来确诊,而省略了看诊的步骤,可能导致患有其他睡眠失调症的人误以为自己是健康的。他建议公众应先让医生看诊,因为专科医生会仔细了解病史,并做详尽检查才决定是否能用便携式仪器确诊OSA。

“例如,嗜睡症(narcolepsy)和梦呓等都是仪器无法诊断的。仪器也不适用于严重心脏或肺部疾病患者。”

根据前年的数据,约18.1%本地成人确诊患OSA,在晚上睡觉时会忽然暂停呼吸,打鼾声也很大。约三成40岁以上的男性可能患病;女性在停经后也可能因肌肉组织松弛患病,但病例较少。

单是打鼾并不意味患有OSA,其他症状包括:因缺氧或喘大气惊醒而睡不好,导致白天醒来后仍感到疲倦、记忆力衰退,工作效率受影响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98301874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