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驻新加坡大使乔治:要到蒙古经商可先旅游再找可靠伙伴

乔治出任大使三年来,新加坡人对蒙古的关注度提高了,到蒙古旅行的人也有增无减,这对他来说是好的起点。他还曾告诉新加坡经商的朋友看看蒙古的商机,因为新加坡在这些领域有丰富的经验,而蒙古则有资源,合作是双赢的。

到蒙古经商不用怕,如果有意到乌兰巴托闯一闯,蒙古驻新加坡大使乔治·勒哈格瓦多·图穆尔建议,新加坡人可以先到那里旅行,待喜欢上蒙古后再回访,这时应多结交当地朋友,因为在蒙古做生意最重要的是找个可靠的好伙伴。

这是大使投身外交工作前累积多年从商经验,总结给大家的“小贴士”。

一提到蒙古,大家可能马上想到令人向往的大草原,但蒙古低至零下40度的寒冬天气与相对陌生的经商环境,却也很容易让新加坡人打消到那里探索新商机的念头,因此愿意走出舒适圈的人不多。

在蒙古工作和生活的新加坡社群非常小,目前向外交部注册的只有大约二三十人。不过,令大使乔治(George Lkhagvadorj Tumur,48岁)感到欣慰的是,他出任大使三年来,新加坡人对蒙古的关注度提高了,到蒙古旅行的人也有增无减,这对他来说是好的起点。

他说:“我注意到新加坡人越来越有冒险精神,至少每年都喜欢探索一些新的旅游景点。过去蒙古或许不是他们的首选,但随着大家认识到蒙古也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旅客人数已开始增加。也有本地商团到蒙古了解那里的经商环境。”

往返新加坡和蒙古的航线逐渐开通,签证需求也放宽,这都有效促进新蒙两国之间的旅游和商业往来。2016年7月,第11届亚欧会议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举行,李显龙总理成为首个正式访问蒙古的新加坡国家领导人,为两国双边关系掀开新篇章;从2017年6月起,新加坡人到蒙古旅游或经商,免签证期从过去的两周延长到30天。

配合zaobao.sg的《大使“新”任务》节目,大使乔治接受专访时说,蒙古国是在苏联的扶植下成立的,其经济制度曾效仿苏联体制,高度依赖苏联的大规模援助,因此冷战后的二三十年来,蒙古其实还在适应自由市场的经济制度,努力推动基础建设与物流管理方面的发展。

“所以我会告诉我在新加坡做生意的朋友们,叫他们看看蒙古提供的商机。因为新加坡在这些领域有丰富的经验,而我们则有资源,合作是双赢的。”

希望自己从商经验 有助推进新蒙关系

处在夹缝中的现代蒙古,如何积极调整外交战略,拓展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关系,以试图平衡中美与俄罗斯等大国对它的影响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在大使的特殊任命上。一名曾叱咤矿业的商场大亨为何会同意接受中途转换职业跑道,派驻新加坡投入到一个全新的岗位?大使乔治指出,那主要因为国家这时候需要他,他也希望自己的从商经验有助于推进新蒙两国之间的关系。

其实,这也不是这名大使第一次做出令旁人感到讶异的决定;他在访问中字里行间也都让人感受到他身为蒙古族人那种独有的自豪感。1995年,他从美国科罗拉多矿业大学考获硕士文凭毕业后,原本有美国采矿公司愿意聘雇他,但他当时推掉年收入达6万美元的工作,选择回到蒙古打一份月薪只有300美元的工作,原因就是要报效国家。

他说:“人生还有比过舒适生活更重要的事。有时候我们来到事业的分岔路口时,要做出不同于一般的决定,勇敢踏出那一步。”

《大使“新”任务》每隔一周于星期三晚上9时,在zaobao.sg平台配中英文字幕播出。

三点看新蒙双边关系

新蒙1970年正式建交

新加坡和蒙古最早的接触可追溯到1950年,当时抵达新加坡的货客船奥托默冬号(Automedon)上据知载着九名蒙古回教朝圣者;新蒙之间贸易往来过后在上世纪60年代因新加坡的反共政策而受限,两国直到1970年才正式建交,晚至1990年有第一次正式的外交接触。

新加坡人去蒙古免签证

李总理在2016年7月首次访问蒙古时,向蒙古提出进一步扩展旅游免签证协定;新加坡人目前已经可以在免签证的情况下,在蒙古逗留长达30天。

新加坡曾获赠特别国礼:蒙古马一匹

蒙古人送马表达对客人的尊重与诚意,李总理之前访蒙时也获赠一匹褐色蒙古马,取名“淡马锡之星”。不过,他没有把马儿带回新加坡,让这匹骏马待在蒙古国广阔的草原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