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总统设计奖历届年度设计师 闪耀国际舞台

新加坡总统设计奖(President’s Design Award Singapore)是我国设计界最高荣誉奖项。由新加坡设计理事会(DesignSingapore Council,简称Dsg)和市区重建局联办,总统设计奖自2006年开始举办,并在2017年改为两年举办一次,旨在重新聚焦设计所能为新加坡带来的重要贡献,包括:促进经济和企业的蜕变,提高国人生活素质,推动新加坡品牌、文化和凝聚社群,以及在设计领域上做出开创性的成就。

历届新加坡总统设计奖所肯定的年度设计师(Designers of the Year)不只透过设计提升国人的衣食住行,他们当中有不少也凭着自己的创造力和毅力把新加坡设计带出小红点,在海外舞台大放异彩。

趁着1月和2月2018年总统设计奖得奖作品在樟宜机场巡回展出(即日起至1月31日:樟宜机场第四搭客大厦离境厅第七排;2月1日至2月28日: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我们将聚光灯照在三位把新加坡设计推上国际舞台的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巡展在6月30日结束后,公众可开始为下一届总统设计奖提名他们心目中的年度设计佳作和设计师。更多消息,请浏览:www.designsingapore.org/presidents-design-award

建筑设计篇:红点建筑与纽约明星楼房争辉

Chan Soo Khian
曾仕乾(Chan Soo Khian)(受访者提供)

曾仕乾(Chan Soo Khian)

  • 2006年第一届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
  • SCDA建筑事务所创办人与Soori项目发展商

“高铁公园”(The High Line)是纽约当下最火的区域,长达1.6公里的绿化长线公园旁已云集扎哈· 哈迪德、法兰克·盖瑞、伦佐·皮亚诺、坂茂等国际建筑明星设计的住宅和博物馆建筑项目。狮城建筑师,SCDA建筑事务所创办人曾仕乾代表新加坡,在这旺地扎下两个建筑项目,Soori High Line(位于522号西29街)和“515号西29街纽约”(515 West 29th Street New York),和这些明星项目平起平坐。

曾仕乾大本营虽在本地,但很早就将重心放置海外,他事务所目前有70%的项目在外国,所设计的建筑遍布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中国、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单是在纽约就有七个已完成和进行中的项目。然而位于“高铁公园”的Soori High Line仍是他建筑王国的王冠上最亮的那颗明珠,是曾仕乾继2008年峇厘岛的Soori Bali之后所参与发展的第二个项目。他说,选择自己发展是因为“要拥有完全的创意掌控权,最后所得出的产品也更为纯粹、完整。”

20190128_zb_president-design_award_03.jpg
曾仕乾在纽约设计与发展的Soori High Line项目,每个单位空间宽敞,楼层高挑。(受访者提供)

Soori High Line将为住户提供五星级的全方位Soori生活体验,楼内的餐饮设施、图书室、酒库、健身房、打扫和泳池洁净服务等全由曾仕乾创设的Soori品牌包办。他说:“作为一名设计师,能将硬体和生活形态结合,为顾客打造一个全面的品牌体验给我很大的满足感。”

Soori High Line楼高11层,拥有31间两房到五房的私人单位,展现的是纽约人所熟悉的“loft living”——里头空间宽敞,楼层高挑,每间都有18英尺(约5.5米)两层楼高,其中有16间更是拥有私人加热泳池的空中豪宅,顶楼豪宅拥有自己的天台咸水泳池,从泳池能欣赏到曼哈顿的风景线,这在纽约极为罕见,让Soori High Line一推售即成为城中话题。

20190128_zb_president-design_award_04.jpg
Soori High Line项目顶楼豪宅拥有自己的天台咸水泳池,从泳池能欣赏到曼哈顿的风景线。(受访者提供)

私人泳池和浸泡池表面上像是把本地和亚洲富豪习以为常的生活形态注入曼哈顿风景线,但曾仕乾表示,泳池其实是将户外过渡到室内的一个设计策略,是将自己多年来在亚洲探索,自成一格的设计语言移植到纽约,甚至世界任何角落。他说:“我将西方建筑理念结合东方空间美学,体现出人们是如何从一个空间移动到另一个空间,如何从一间房游移到另一间房,这世界共通的空间铺成法则已成了我常用的建筑设计语言。”

初到纽约时,曾仕乾一度须要适应那里的工作文化。他说:“纽约的建筑法规和亚洲不同。建筑师的说话权也不如亚洲那么强大。我学会聘请对的专家,投足保险和在法律上保护自己,同时加强自己的抗压能力和弹性,所有的挑战也就得以迎刃而解了。”

家居设计篇:为海外知名家具商操刀

Nathan Yong
杨国胜(Nathan Yong)(受访者提供)

杨国胜(Nathan Yong)

  • 2008年第三届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
  • Grafunkt家具品牌联合创办人,以及Nathan Yong Design创办人兼总监

法国的Ligne Roset、意大利的Living Divani、美国的Design Within Reach、比利时的Ethnicraft,还有最新与中国厂家合作,输出海外的办公家居两用系列,杨国胜的家具“周游列国”,他或许是本地为最多海外知名家具商操刀的设计师。

杨国胜在2007年新加坡国际家具展销会上展出他的“卵石咖啡桌”(Pebble Table),被法国Ligne Roset相中,将这设计纳入旗下产销,为杨国胜首开海外门路,也展开和他至今不间断的合作。Ligne Roset在12年中生产了七件杨国胜的设计,包括经典的“断凳”(Break Stool)、“降落伞吊灯”(Parachute Lamp)、Elizabeth系列户外家具等。杨国胜透露,海外的曝光也是取得国际设计协作的关键,意大利著名设计杂志“Case Da Abitare”给了他四版的报道,获得意大利家具商Living Divani的青睐。他为Living Divani设计了著名的Bolle凳、Off Cut书橱和Stack桌等四款家具,让他成功攻入意大利的家具王国。

20190128_zb_president-design_award_06.jpg
杨国胜为意大利品牌Living Divani设计的Off Cut书橱。(受访者提供)

海外品牌竞相找他合作,杨国胜归功于他既是设计师又是零售商的双重角色,明白设计该如何与商业相辅相成。

杨国胜在1991年毕业自淡马锡理工学院的工业设计系,之后并没立刻成为设计师,而是在多家公司从事产品研发和买办,雕出他敏锐的生意头脑。杨国胜与伙伴在美年广场(Millenia Walk)开设Grafunkt专卖店之余,还引进法国Ligne Roset和日本Conde House家具,在美年广场开设新加坡专卖店。他说:“或许因为我也兼顾零售的环节,作为设计师,我每在图里画下一条线,都会考虑到这会怎么影响到生产、货运的过程。我会把从生产到使用的链上每一个人的需求都考虑在设计内,并不认为设计师的每一笔一划都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20190128_zb_president-design_award_07.jpg
杨国胜从2007年至今与法国品牌Ligne Roset不间断合作,这是他为品牌设计的Elizabeth户外家具系列。(受访者提供)

走出海外的隔年,杨国胜荣获2008年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实至名归。杨国胜笑说,这个国家级的荣耀在中国有一定的影响力,为他打开了中国市场大门,还让他被当地称为“新加坡家具设计的国宝”,受邀到杭州讲课,并和中方输出海外的两家家具厂合作。去年,他将传统中式家具的概念融入现代家具,为驻香港的Elmood家具品牌设计出包括橱柜、架子和桌椅的F/P系列。今年,他又为另一家厂设计出WRK By Nathan Yong系列。杨国胜说:“这是一个从千禧世代的思维出发,家居和办公两用的家具系列。数码科技打破家居和办公的界限,不少人哪里都能办公,这也影响了家具的设计。”

杨国胜认为,中国厂家乐于找他这么一位新加坡设计师合作,是因为他们相信新加坡设计师能为他们带来国际思维,但在文化情怀上又能跟中国无缝隙接驳。但要让设计在五湖四海都能融入当地文化,杨国胜坚信靠的是:“好的设计——对合作方和消费者负责;好的人品——对人和合作者好,唯有这样,路才走得长久。”

平面设计篇:新视界海外发光

Theseus Chan
陈益(Theseus Chan)(受访者提供)

陈益(Theseus Chan)

  • 2006年第一届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
  • Work创意公司与WERK杂志创办人

陈益,这位在本地有平面设计教父之称的设计师,连日本高高在上的服装设计教母——Comme des Garcons的创办人兼创意总监川久保玲,也让他说了算。这全是因为他的平面设计一直在打破设计极限,为国际同业开出创新的道路。

陈益在2000年自创不定期出版的WERK刊物,作为他挑战设计、装帧和印刷种种极限的舞台,不仅为他打响国际知名度,也打开同行和读者的脑洞,让人赞叹:原来刊物是可以这么设计的。譬如,第20期的WERK刻意将封面弄得破破旧旧,部分甚至烂得一翻就会掉落,颠覆书就是要新的概念;第21期故意将书口做出一系列不同形状的切割,让读者侧目欣赏书籍这往往被忽略的部分;第26期最创新,两边都封死,是一本不能立刻翻开的书,读者要发挥一定的创意和主动性,才打得开。川久保玲是WERK刊物多年的粉丝,2016年自选了一系列WERK的封面,印上Comme des Garcons的品牌,作为品牌某一季的跨界宣传印刷品。

我在陈益的办公室抚摸着宣传册子侧边突出的几页纸说:“这刻意的不工整很符合川久保玲的设计风格。”陈益淡定地笑笑:“这是我建议她这么做的。”

陈益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他说:“能获得自我要求很高的川久保玲的赏识,对我的设计是一个很大的肯定,也是我感到最满意的一份荣耀。”

除了与川久保玲合作,陈益也接获日本百货公司、香港服饰、英国鞋履设计师Nicholas Kirkwood、巴黎服装品牌Wunderkind等海外的合作邀约,其中的亮眼作品包括为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与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的联名系列设计精装书籍。

20190128_zb_president-design_award_09.jpg
陈益为路易威登与草间弥生的联名系列设计精装书籍,极为亮眼。(受访者提供)

陈益表示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新加坡设计师——这些海外的邀约只占他业务的10%,他90%的工作仍来自本地。陈益荣获第一届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殊荣,肯定他作为本地设计水准的一个高标,他破格的设计也潜移默化地打开了本地业界的脑洞,现在来找陈益设计的主流单位更愿意尝试他新颖的设计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客户虽来自国内,但找陈益设计的都有志将产品面向海外——当本地客户要表现国际级风范,陈益便是他们找上的不二人选。譬如新加坡去年到威尼斯参加建筑双年展,海报和宣传品的设计全由他操刀。目前,他正为我国市区重建局设计一本阐述新加坡当代建筑设计发展和成就的书。他表示要透过新颖、破格的设计,“来展现新加坡当代建筑师配合时代和环境的变迁,在设计观念上的转移。”

陈益说,他的成功之道在于他不怕跟别人不一样,要在海外发光,就更要与众不同:“现有越来越多国际品牌来东方挖掘创意人才,他们不会想看到在他们国家看得到的故事、题材和内容。要崭露头角,设计师更应该展现鲜明的视觉、思维和触感,敢于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表现出独到之处。也因为如此,设计师更应该有开放的思维。”

【本文由新加坡总统设计奖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