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政府机构投资回报是最大财源 何晶:否则政府早就得调高税率

来自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的投资回报,是我国财政收入的最大来源,超过了公司或个人所得税,也比消费税多。

如果没有这笔收入,“政府很久以前就要调高税率,来投入到社会开支中”。

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官何晶昨日(1月21日)在面簿上分享一篇关于财政预算案的贴文时指出这点。

她写道,若没有这笔收入,政府只有靠增加税收,或削减其他计划的开支,才能推出建国一代配套(Pioneer Generation Package)这类的计划。

在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框架下,财政部每年可从上述三家机构的预期长期净投资回报中,提取高达50%充当财政收入。

根据2018年政府财政收支平衡数据,NIRC的贡献为158亿5000万元,较前一年增加8.5%,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这高于任何一项税收。

2018财年我国的经常收入为727亿元,其中税收收入为633亿元。

各项税收中,公司税的贡献最大,为151亿元,占了19.1%;其次是消费税,为114亿元,占14.3%;个人所得税则贡献了14.2%,总额为114亿元。

由于政府开支增加,我国2018财年的基本预算收支(primary budget position)是赤字734亿元。包括特别转移部分(special transfer)和NIRC后,整体预算赤字缩小到6亿元。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去年的预算案宣布,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间,把消费税调高两个百分点至9%,以满足今后日益增大的社会开支,包括安全、教育、基础设施和医疗领域。

NIRC框架从2009年起实施,一开始只包括金管局和GIC的贡献,2016年淡马锡的预期收益也纳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里。

何晶在面簿文中指出,2016年以前,淡马锡每年向股东支付的股息,最多一半可用在财政预算中;财政部是淡马锡的唯一股东。“政府应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增加开支,在经济蓬勃的时候节省更多,从而抚平周期的上下波动。”

她认为,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么做也更加实际,因为相比起经济蓬勃的时候,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建造基础设施成本更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