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的现实 最后的告别

字体大小:

艺人冯伟衷的灵堂昨天开放给公众吊唁,截至昨晚,人数估计超过千人。公开追思会将开放至今天中午12时,国防部今午将为冯伟衷举行军事丧礼。

过去几天,他的英年早逝让许多人不胜唏嘘。

艺人冯伟衷的灵堂前昨天迎来上千人吊唁,至亲好友、有数面之缘、甚至是素昧平生的公众都到场,只为送他最后一程。

设在麦波申巷第82A座综合亭的灵堂昨天上午先举行私人吊唁,中午才开放给公众进场致哀。截至昨晚,人数估计超过千人。

数名政要昨早也到场,向家属表示慰问,包括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通讯及新闻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以及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

身穿白色汗衫的黄循财独自一人前来,全程神情肃穆。他在冯伟衷灵柩前致意后,也与在场的陆军炮兵总长马立豪上校交谈,逗留约半个小时后离开。他也是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议员,而冯伟衷一家是该区居民。

不少公众一早就在灵堂外,井然有序地排起长长的百米人龙,等候见冯伟衷最后一面。中午12时,公众慢慢从右边入口,五人一组走进灵堂,每组逗留不到一分钟,不少粉丝难过落泪,场面哀伤。

吊唁公众当中包括冯伟衷粉丝会的将近100人。粉丝会的一名20来岁代表哽咽说:“知道他受伤时,我们都在为他祈福。支持他七年了,听到他过世,都希望不是真的。他真的很好,对我们很贴心。”

排在公众等候区第一个位置的是49岁符姓粉丝,早上10时30分就在灵堂外等候。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因为要上班,所以早点过来排队。

她说:“我一直有看他的电视剧,最喜欢《手牵手》。”她对冯伟衷的印象是开朗、有礼、谦虚。她边说边落泪:“听到他过世,我崩溃了。尤其因为我也有两个孩子,更感到心痛。”

麦波申居民黄赛云(69岁,办公室清洁工)因曾看过冯伟衷的连续剧,昨天特地和姐姐一起排队吊唁。在得知出殡仪式今天下午举行,令她想放弃在同天举行并已报名的农历新年一日游活动。“他实在太年轻了,让人惋惜。我很想送他一程。”

28岁的冯伟衷在新西兰军训事故身亡,遗体前天傍晚由军机送回国。

冯伟衷的父母一路伴随爱儿遗体从新西兰回国,白发人送黑发人。两人昨早11时许抵达灵堂,上前瞻仰儿子遗容后悲恸落泪。只见冯伟衷的母亲抽泣不止,父亲也泪流不止,令旁人见了鼻酸。有亲友透露,冯伟衷的父亲这几天消瘦不少。

冯伟衷的灵堂以白色为主,用白色玫瑰布置,灵堂内的24张桌子上也都各有一束白色玫瑰花。灵柩后方则以紫色胡姬花布置,整个灵堂布置素雅,浅色的色调为现场抹上浓浓的哀伤。

灵堂照则是冯伟衷的一张黑白照片,与家人之前在Instagram回应死讯时所用的照片相同。

据了解,冯伟衷没有宗教信仰,因此灵堂也没有相关布置。

冯伟衷所属经纪公司午言媒体的同事昨天也在灵堂两侧挂上五彩缤纷的千纸鹤,为逝者祈福。据《新明日报》报道,这些都是同事们前晚在灵堂守夜时折的,最终折出近三箱千纸鹤。成串的千纸鹤为白色色调的场面加上些许色泽,冲缓哀伤气氛。

设在冯伟衷遗照旁的两个大荧幕则不停回放他的个人照,以及与同事的合照,让人缅怀。

大荧幕也播放冯伟衷的一些受访片段,包括参演2016年电影《最佳伙扮》时的宣传访问。他在《最佳伙扮》饰演设计角色扮演(cosplay)的学生角色,演出受到肯定。

公开追思会一直开放至今天中午12时,让公众吊唁。出殡仪式下午举行,国防部将为冯伟衷举行军事丧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