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送冯伟衷最后一程 感人悼词道万般不舍

为冯伟衷送行的艺人众多,图中可见陈澍城、郑各评、权怡凤、陈丽贞、林梅娇、陈泰铭、潘玲玲、王禄江、冯伟衷女友胡佳琪、雅慧、方展发、陈泂江、包勋评、方伟杰、黄炯耀、黄世南和郑荔分等。(叶振忠摄)
同属一家经纪公司的徐彬叙述他如何在2012年和冯伟衷相识,并一路从同事、朋友、兄弟到成为“一家人”的过程,说时数度哽咽。他指出,公司去年为了徐彬的婚礼而总动员,今年同样总动员却是为了冯伟衷的葬礼。(陈渊庄摄)

冯伟衷的大哥伟健说:“当妈妈在他床边哭着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别哭了。如果你哭,我也会跟着哭,而我现在很痛很痛’。他还说他过几天就康复,到时会带妈妈到新西兰的赌场走走。”

冯伟衷伤重时仍不忘安慰母亲说自己过几天就会康复,到时再带母亲出门走走。

本地艺人冯伟衷在新西兰因军训重伤身亡,他的家人和圈内好友昨天(1月27日)下午1时半在灵堂举行的告别式上,陆续念悼词,追忆逝者生前点滴。

冯伟衷的大哥冯伟健(33岁,译音)以英语代表全家致悼词时指出,父母亲很爱他们三兄弟,所以丧子对两老是非常痛心的事。

“妈妈很疼爱弟弟,毕竟他是最小的。他小时候演戏时,妈妈总会教他剧本内容,也会到片场,看着他成长。”

他透露,弟弟伤重但仍清醒时,母亲是第一个见到弟弟的人,“当妈妈看到他的状况时,她就痛哭了”。

他说,弟弟向来最无法抗拒的就是妈妈的眼泪,每当妈妈流泪他也会跟着哭。“所以,当妈妈在他床边哭着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别哭了。如果你哭,我也会跟着哭,而我现在很痛很痛’。他还说他过几天就康复,到时会带妈妈到新西兰的赌场走走。”

冯伟健哽咽地说:“当我看到一些资料,了解伟衷事发时究竟是什么情况后,我能想象他当时真的承受很大的痛楚……而他优先考虑的还是妈妈,他真的很爱妈妈。”

此外,他说父亲一直为弟弟感到很骄傲。“他小时候拍的戏,爸爸都会看,之后的戏也会紧跟着追。”

他忆述弟弟五岁时,一家人到度假屋办派对,当时弟弟看到一只野猫就想喂食,没想到猫咪把食物抢过去时把他抓伤了。

“弟弟虽然流着血,但还是很兴奋,觉得猫咪拿了他的食物是一种成就感。妈妈替他处理伤口时,爸爸的第一反应就是‘那只死猫在哪里?竟敢抓我的宝贝’。可是弟弟还是护着猫咪说它饿了才这样。”

至于三兄弟的相处,大哥说很多时候是“很搞笑的”,并分享小弟年幼时被他们骗去看恐怖片的故事。

当时的冯伟衷八岁、二弟伟哲约11岁,而他自己约12岁。他和二弟想看电影《鬼娃新娘》,就骗小弟那是一部很好看的电影,小弟也因两个哥哥很兴奋而雀跃不已。

“他一直很冷静地坐着,直到电影结束出现片尾名单时才突然爆哭。原来他一直很害怕,但他知道哥哥们正在享受,就控制情绪直到片尾。我们只好陪着大哭的他走出戏院,事后妈妈也训了我们一顿。”

冯伟健也代表家人向这两天到灵堂的所有人致谢,“他们让我们一家人感受到弟弟非常受人爱戴”。

他感慨地说:“这几天在新西兰非常煎熬,我们跌到了谷底。我们想要克服、想要遗忘,但要遗忘很难,我们也希望你们永远不要忘记他。要记得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爱的东西、他演过的戏,他是一个能启迪大家、很独特的人。这会帮助我们延续对他的回忆。”

大哥:若用伟衷创作 应先征询冯家意见

冯伟衷的大哥吁请任何人若要用弟弟的创作,应先征询冯家意见。

冯伟健在悼词末端脱稿说道,弟弟向来创意无限,创作了歌曲、编写了剧本,也拍了短片。过去几天有艺人受访时提到,他们有意为冯伟衷完成心愿,完成他的作品。

冯伟健没有指名道姓地说:“你们在决定制作之前,请先和我们聊一聊,好吗?”

在他之后致悼词的还有10多名资深和同辈艺人,以及监制和助导等幕后工作人员。

最后致辞的是与冯伟衷同属一家经纪公司的艺人徐彬。

徐彬形容冯伟衷是个很安静的人,“他不喜欢带给别人麻烦,更不喜欢别人因为他的事而不开心,闹一些不愉快的东西,所以既然一直不愿意相信的东西已成为事实,我觉得我们应该勇敢地面对,让他安安静静、安逸地成为我们的天使,守护着我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冯伟衷 徐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