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处理重大外交课题 也会向反对党说明讲解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左)昨午在新加坡透视论坛上,深入阐述了颠覆性科技将如何改变现有的国际秩序。右为主持人、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所长贾纳达斯·蒂凡。(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指出,迄今为止,党派政治并未干涉或阻碍我国执行外交政策。这是因为,任何重大外交政策不仅得通过内阁的分析讨论,将所有选项和优劣得失衡量一番,也须向反对党议员说明讲解。

政府在处理重大且棘手的外交课题时,不仅会提呈内阁进行分析讨论,也会向反对党议员说明讲解。这层信任关系让我国外交政策至今免受党派政治影响。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昨午(1月28日)在一年一度的新加坡透视论坛(Singapore Perspectives)上,回应有关如何在外交政策上维持国内共识的提问时,指出这点。

他说,迄今为止,党派政治并未干涉或阻碍我国执行外交政策。这是因为,任何重大外交政策不仅得通过内阁分析讨论,将所有选项和优劣得失衡量一番,也须向反对党议员说明讲解。

“这么做是重要的,因为新加坡太小,经不起常见于其他国家的纷纷扰扰、一来一往。相互信任并就课题私下辩论是更好的方法,而不是在政府中表现出不团结。目前的国会反对党在这一点上发挥了作用,我们也信任他们并私下进行分享,这让我的工作变得更简单。”

维文本月14日在国会上,就近日的新马领海和航空纠纷发表部长声明时,朝野之间就呈现相当平和的气氛,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也只有该党秘书长毕丹星提出补充询问。

颠覆性数码科技时代的降临,意味着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国际秩序逐渐出现裂痕。维文昨午就用了近一小时,阐述我国应如何在当今时局中自处。

他说,中美之间的战略紧张关系不仅关乎贸易战,背后其实酝酿着大国之间对科技霸权的争夺。“问题因此在于,谁能先掌握智慧科技、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大数据?过去,国家以土地和资本为基础进行竞争,如今的争夺却围绕数据。能够获取和使用最多数据的一方,将能获得巨大优势和显著的领先地位。”

负责智慧国计划的维文指出,尽管新加坡不可能晋升为超级大国,但国人仍须掌握新科技,以维护我国的成功与独立。我国也须在急速变化的国际环境中继续保持相关性,这是自建国以来树立的外交原则。

要做到这点,新加坡须对企业和人才保持开放,并秉持诚信,继续取信于各方。维文透露,我国将继续强化海、空和数码连接,并加深与全球合作伙伴的经济和投资联系。我国法律框架也须跟上新兴技术,以保障知识产权、数据和隐私。

此外,国际社会正在为网络空间和太空空间制定新规范,我国须在这方面继续积极贡献,包括派遣优秀人才参与相关讨论。维文说,新加坡对此向来立场明确,即认为所有国家都应参与制定新规范,并将小国的顾虑考量在内。

维文也指出,颠覆性科技使得商业模式改变、生产基地转移,我国因此应探索传统市场之外的机遇,包括与其他亚细安城市建立更密切和深入的联系。亚细安数码经济去年就达到720亿美元(约974亿美元),是2015年的一倍。

由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主办的新加坡透视论坛,今年共吸引约1000名来自政界、商界、学界和民间组织的人士出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