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荣文:文化和多元国际关系撑起我国影响力

杨荣文表示,我国一旦放弃这个优势,就会成为“无关紧要”的国家。他指出,从莱佛士的登陆,到新加坡参与旧的商贸体系,到今天的世界贸易系统,我们一直都发挥着适应和变化的能力。

前外交部长杨荣文说,我国同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联系,都是一把双刃剑,它既能带来好处,也可能成为外国势力渗透新加坡的渠道,关键就在于我国如何去调整和应对。

杨荣文昨早(1月28日)在“新加坡透视”(Singapore Perspectives)论坛上就新加坡和世界的关系发表讲话。他吁请新加坡人继续保持同外国的联系,他表示,新加坡的文化和国际关系多元性是我国能持续发挥影响力的原因,我国一旦放弃这个优势,就会成为“无关紧要”的国家。

杨荣文说,我国的历史深刻影响着今天和未来的我们,任何关于新加坡未来在全球的定位的讨论,都必须从历史的维度来探讨。

他说:“我们虽然只是个小国,但我们的文化基因非常多元。从莱佛士的登陆,到新加坡参与旧的商贸体系,到今天的世界贸易系统,我们一直都发挥着适应和变化的能力。”

杨荣文认为,这个适应能力来自于新加坡人多年来同世界各国联系所累积的经验和知识。

“随着中国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会加深对中国的认识;随着印度逐步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也会深化同印度的关系。同样的,印度尼西亚未来也会成为一股重要的力量,所以(印尼)国语(Bahasa)也会重新受到重视。”

樟宜海滩大屠杀历史地标 换成纯英文讲解牌

杨荣文承认,文化多元性可能成为复杂的政治问题,而政府往往也面对简化、减少多元性,以达到较低平衡点的压力。但他认为,这么做是错误的。

杨荣文指出,他前晚同印尼前外交部长马蒂(Marty Natalegawa)在樟宜海滩散步,原想带他参观国家文物局为纪念新加坡沦陷50周年而竖立的纪念牌。这个纪念牌原以我国四种官方语言和日语书写,讲述日据时期在樟宜海滩发生的“肃清大屠杀”的历史。然而,两人到现场后才赫然发现,纪念牌已被一个纯英文的讲解牌所取代。

杨荣文说:“这或许是为了方便……但这么做却刻意减少、简化了我们的文化基因,以及历史所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

20190129_news_georgeyeo_Large.jpg
国家文物局在2015年更新了樟宜海滩肃清大屠杀原址的历史地标,却只留下英文说明。纪念牌原以我国四种官方语言和日语书写,杨荣文认为,这么做刻意减少、简化了我们的文化基因,以及历史所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叶振忠摄)

国家文物局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樟宜海滩大屠杀历史地标(site marker)是在1995年竖立的,当局在2015年进行更新,取代已磨损的旧地标。发言人没有直接解释撤走其他语言说明的原因,只说:“为了让公众更好地了解该历史地点的背景,我们也添加了最新的信息和肃清大屠杀的描绘图。”

常提醒新移民 与故乡联系对我国很重要

杨荣文昨天也说,新加坡社会经常会出现关于种族、言语、宗教和身份认同的讨论,这是无法避免的。但他认为,新加坡人同中国、印度、印尼等世界各国的每一个联系,即是挑战,也是优势。

“我以前担任国会议员,为新移民颁发身份证时,都会提醒他们不论来自哪里,这些情感联系对新加坡都是非常重要的。”

“不要切断同中国、印尼、缅甸、泰国等国的联系。因为要成为新加坡人,其实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敞开心胸。”

对于外国势力可能因此而渗透我国,杨荣文认为,我国的处理方式应是正面应对这个挑战,并作出适当调整,而不是减少多元性、变得同质化。

他警告:“哪一天我们决定不再需要调整,我们就会枯萎,新加坡也会变得无关紧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