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德祥曾任卫生部要职 其他病患机密资料是否泄露仍成谜

曾是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主任的吕德祥,与同性伴侣米霍易手上还有多少机密资料,米霍易又是否有把资料以别的方式泄露出去,目前似乎难以确定。

吕德祥(Ler Teck Siang)曾经在卫生部工作一年多,还曾担任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主任,理论上他可以获取的病患资料不仅仅局限于这次遭泄露上网的HIV病毒带原者。

究竟他和同性伴侣米霍易(Mikhy K. Farrera Brochez)手上还有多少机密资料,米霍易又是否还有把资料以别的方式泄露出去,目前这起事件还留下不少的谜团,两人的关系也扑朔迷离。

米霍易曾告发吕德祥 透露感染身份及血检作假

在昨天(1月28日)的记者会上,有记者也提到,米霍易曾经联络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声称他手上有更多病患的机密档案。

对此,卫生部常任秘书陈庆基说,2012年至2013年,米霍易曾指吕德祥把自己的HIV病毒带原者身份以及对血液测试作假告诉了别人,但当时卫生部没有确实证据指资料库被泄露,或者米霍易手上握有机密资料。

“在2016年之前,卫生部并没有确实证据显示米霍易掌握了HIV资料库的资料。”

卫生部也无法说明警方这次是怎么知道米霍易已经把资料放上了网,以及他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泄露这些资料。

米霍易仍掌握资料 可从其他管道公开

卫生部上个星期跟相关机构合作,屏蔽了装有这些资料的一个虚拟平台,但并不代表就已一劳永逸。

陈庆基说:“由于米霍易手上仍有这些资料,他还是有可能通过别的管道公开这些资料。”

英国伦敦智库“战略网络空间与安全科学中心”亚太区执行副总裁张润才受访时也说,就算政府成功关闭网站,把资料取下来,也可能已经被人下载并再传出去。

“这可能会是一场耗费力气和金钱的持久战,到时候可能也无法阻止这些数据被散播出去。”

另外,吕德祥是在2014年1月辞去卫生部的职位,但这次被泄露上网的资料,是2013年1月或之前确诊的病患资料。也就是说,2013年1月之后被确诊的病患资料,理论上他还是可以取得。

卫生部公开此事是希望联络受影响者

对此,陈庆基说:“我们掌握的事实就是这些。”他也证实,作为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主任,吕德祥可以获取的资料不只是HIV病毒带原者名单。

这些资料是否也已被传了出去?陈庆基说,卫生部目前知道的非法泄露资料就是这些HIV病患名单。

他说:“很多资料是多年前的,而且很多人已经不在新加坡了,我们公开这件事,是希望可以联络上这些受影响的人。”

卫生部呼吁掌握这些资料的公众不要再转发,任何有线索的人也请联络卫生部,热线是:6325-9220。

爱之病资料泄露事件时间表

  • 2007年:两人网上认识,开始同性恋情
  • 2008年1月:米霍易来新加坡,住在吕德祥家
  • 2008年2月:米霍易获得就业准证原则批准,但得接受医疗检查;吕德祥建议用自己的血代替米霍易的血液样本交上去
  • 2008年3月:米霍易到吕德祥当医生的诊所,假装抽血,吕德祥将装有自己血液的试管贴上米霍易的名字,化验结果呈阴性
  • 2011年2月:米霍易申请到个人化就业准证,可以自由更换雇主
  • 2013年10月:人力部接获消息,指米霍易的就业准证有虚假资料,米霍易向人力部声称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 2013年11月:两人故技重施,只不过这次是在吕德祥当医生的另一家诊所
  • 2013年12月:有人报警指米霍易的血液化验造假
  • 2014年4月:两人在纽约结婚
  • 2014年5月:米霍易被警方询问时,谎称他提交的的确是自己的血液
  • 2016年5月:两人因涉嫌欺骗被捕;卫生部获知米霍易似乎掌握了HIV资料库里的机密资料,警方搜家并起获所有相关资料
  • 2016年6月:吕德祥被控
  • 2016年9月:卫生部收紧程序,规定下载并解密资料库须获得两个人批准
  • 2017年3月:米霍易因数项欺骗和毒品相关罪行被判坐牢28个月
  • 2018年4月:米霍易出狱,被遣送出国,目前不在新加坡
  • 2018年5月:卫生部获知米霍易可能还拥有2016年掌握的部分资料,当时没有证据显示资料被公开,卫生部报警并通知受影响的人
  • 2018年9月:吕德祥被判坐牢24个月,他提出上诉
  • 今年1月22日:卫生部得知米霍易仍有之前的资料,而且他已泄露上网
  • 今年1月23日:卫生部向警方提供资料,准备核实资料
  • 今年1月24日:卫生部确认被泄露的资料是属于HIV资料库的
  • 今年1月24-25日:当局屏蔽相关资料,以免公众轻易查到
  • 今年1月28日:召开记者会公布事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995317125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