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驻新前大使穆里略:接下使节任务为女儿树立榜样

去年9月卸下大使职务的穆里略指出,回到职场并出任要职,除了自己觉得更充实,也让孩子认识到什么是“性别平衡”的家庭。

伊丽丝·曼萨纳雷斯·穆里略(Iris Manzanares Murillo)受哥斯达黎加政府邀请出任驻新加坡大使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她的女儿露易丝。

她说:“我当初决定接下这个任务,是因为想要成为女儿的榜样。我希望她觉得妈妈是个有意思的人,在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我出席外交场合时也总带着我的孩子,让他们认识我的工作。现在他们对政治和时事都非常感兴趣。”

在家出外 夫妻都贯彻性别平等理念

穆里略(45岁)的丈夫朗珀勒(Pierre-Louis Jean Lempereur)也是外交官,目前是欧盟驻新加坡一等参赞。两人育有三名孩子,最大的10岁,最小的2岁。穆里略曾经一度是全职妈妈,在家照顾年幼的孩子,总能带给她无穷的满足感。不过她指出,回到职场而且担任重要的工作,让自己觉得更充实,孩子也能认识到什么是“性别平衡”(gender-balanced)的家庭。

穆里略说,丈夫非常支持她重返职场。不但如此,两人不管在家里或在工作场合中,都会“双剑合璧”,在各方面充分展现与贯彻自己对性别平等的理念。

她解释,这也许与哥斯达黎加不断演变的政治与社会环境有关。她说,随着教育普及,哥斯达黎加女性开始意识到她们的权益,也争取更多发声的空间;哥斯达黎加在去年大选后迎来一名年轻的总统,38岁的新任总统阿尔瓦拉多(Carlos Alvarado)组织的内阁也是有史以来有最多女部长的内阁——女性多达14人,首次超过男阁员。

穆里略去年9月底已卸下大使职务,但在卸任之前,她接受zaobao.sg《大使“新”任务》最后一集节目的访问,为她在新加坡的大使任期做了总结。她也趁这个机会,邀请节目组拍摄她与其他驻本地女大使参与的一场午餐聚会,带我们走进她们的世界。

女大使餐会 群聚推进特定关注议题

与穆里略访问,会发现她有什么话就直说,她有要求必定会清楚传达,言辞并不多加修饰,做事也给人一种强悍的印象。问她女大使要在外交圈子闯荡又要兼顾家庭是否不容易,她马上提到这群与她一同在新加坡执行外交使命的各国女大使。在例常的聚会上,她们会针对各项课题交流观点,无所不谈,也相互扶持。

常驻本地的女大使目前有至少10人,但在本地的外交使节圈子中,女大使还是比较“稀有”的。

在午餐聚会上受访的丹麦驻新加坡大使维兹德(Dorte Bech Vizard)就说,外交界其实仍是以男性为主导的世界,因此女大使在一起,可以起到群聚效应。她说,这么做不是排斥其他的男大使,而是要透过这个特别的网络,推进一些女大使关注的议题。

穆里略也认为,担任驻新加坡大使,让她意识到自己作为女性的身份,甚至是她独特的背景,如曾在美术馆工作等,可以为工作“增值”。

我国在2010年与哥斯达黎加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与拉丁美洲国家也有频密的经贸往来,但除了贸易与投资层面之外,穆里略认为,新加坡和哥斯达黎加之间还能在其他领域拓展联系,这是两国推进双边关系下来可走的方向。

《大使“新”任务》每隔一周于星期三晚上9时在zaobao.sg平台,配上中英文字幕播出,本集节目是系列的最后一集。

担任驻新大使,让我意识到自己作为女性的身份,甚至是我独特的背景,如曾在美术馆工作等,可以为工作“增值”。——哥斯达黎加驻新前大使穆里略

三点看新哥双边关系

2010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哥斯达黎加和新加坡自1980年代就建立外交关系,但却直到2007年才在本地设立哥斯达黎加在东南亚第一所大使馆。随着我国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贸往来日益频密,近年贸易额翻倍,新哥两国在贸易与投资方面的互动连带增进。两国在2010年正式签署自贸协定。

一起推动环保减碳

哥斯达黎加一向重视保护生态环境和减少碳足迹。新加坡去年启动“气候行动年”时,哥斯达黎加驻新加坡大使馆马上响应号召,带头推动使馆所在大厦的业主与租户减少用电与调高冷气温度。使馆也承诺改用可再循环使用的水瓶和餐具等,加入减塑行列。

电影文化交流

由10个拉丁美洲国家联办的年度拉丁美洲电影节迈入第八个年头,参展电影也经常有来自哥斯达黎加创作者的作品。去年电影节闭幕片是纪录片《革命的夫人》(First Lady of the Revolution),讲述的就是哥斯达黎加前第一夫人博格斯(Henrietta Boggs)的传奇人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