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财政预算案

大选年的预算案有哪些特征?

字体大小:

财政部长王瑞杰明天将在国会发表2019年财政预算案。

坊间盛传今年很可能举行大选,而大选年的预算案往往泄露大选的蛛丝马迹,各界因此对来临预算案充满好奇。

大选年的预算案有哪些特征?

今年的预算案若是“大选预算案”,利好措施有哪些?

《联合早报》联系上政治观察家、学者和不同领域的业者,请他们分享对这份备受瞩目的预算案的期盼。

倘若今年举行大选,财政部长王瑞杰相信将在来临预算案中延续过往“大选预算案”的做法,为国人“派红包”。受访学者认为,“红包”可能以一次性税务回扣的形式出现,也可能是面向企业的薪金补贴和援助计划。

政府今年预计将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王瑞杰此前表示,政府须加大力度促进经济转型和提升员工技能、加大对社会和医疗服务的支持,并投资基础设施和安保能力。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高级讲师陈启文博士受访时指出,经济增长放缓,外加贸易环境更具挑战,意味着更多国人和中小企业可能需要政府扶持,这些迹象都指向政府今年多半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般相信,政府今年会派出更多“红包”。陈启文认为,政府预计会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多补助券和回扣,也会为中小企业提供援助,助它们扩展海外业务。与此同时,政府可能推出某种加薪补贴计划,助企业减低人力成本。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会计系副教授傅寿明也认为,政府可能延长现有的加薪补贴计划,并为企业推出公司税回扣。

“政府也预计为国人提供一次性个人所得税回扣,尤其因为今年恰逢新加坡纪念开埠200周年。回扣形式相信与2017年预算案中的20%、以500元为顶限的回扣形式相同。”

“红包”越多,将为政府寻求人民委托制造有利条件。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指出,国人普遍以务实心态投票,也更关注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日常课题。

“政府若有能力向国人承诺更多的税务回扣,并积极遏制居高不下的生活费,那就会有更多人把票投给执政者。”

过去惠民“大选年预算案”

纵观过去几次“大选年预算案”,政府曾推出涵盖奖励、花红和回扣的惠民配套,也通过一些一次性填补和回扣减轻国人的生活负担。

以2015年预算案为例,政府宣布推出技能创前程计划和乐龄补贴计划,并增加消费税补助券款额。税务方面,政府宣布一次性个人所得税回扣,并延长公司税回扣。政府也在2014年预算案中推出建国一代配套。

政府在2011年预算案中则推出总值32亿元的增长共享配套,“红包”包括增长分红、公积金保健储蓄填补、就业奖励特别花红及多项回扣,同时为企业提供一次性公司税回扣。

2006预算案同样出现惠民配套。政府当年宣布的各项花红、填补和回扣总值26亿元。由于当时税率偏低,个人所得税和公司税保持不变。

连荣华:未必与大选沾边

政府国会财政及贸工委员会主席、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连荣华指出,政府“派红包”更多是出于实际的收支平衡考量,未必与大选沾边。他说,本届政府任期已来到第四年,因此可预计政府将把前几年累积的盈余用于大型支出项目。

宪法也规定,每届政府累积的盈余在新一届政府展开任期后将收归国库,因此“政府自然会在任期开始时制定较保守的预算,到了后半期再利用累积的盈余加大支出和再分配。”

连荣华说:“政府过去三个财年累积了可观盈余。根据宪法,每届政府须保持预算平衡,确保公款按可持续方式发放。新加坡是个对外开放的小岛国,量入为出是必要纪律。否则,别的不说,我们的信誉评级会下调,新元也会贬值,国际投资者会对新加坡的生存能力失去信心。”

PMET也需扶持

就业前景不明朗,甚至有刚入职的年轻人在工作第一年就被解雇。政府预料将在此次预算案出台更有力的措施,来帮助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与技师(PMET)。

去年4月从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的吴文麒(25岁),很幸运地在毕业后不久就找到一份商业分析师的工作。

尽管他本身对来临预算案没有特别的期望,但他观察到,就业市场近期表现不佳,许多同龄人在求职上面临挑战,甚至有朋友在工作第一年就被解雇。他因此希望政府能为失业青年提供更多指引和援助。

星展集团高级经济师谢光威在上月28日发表关于预算案的报告时形容,PMET是社会中的“新弱势群体”(newly vulnerable)。

过去九年,PMET在被裁员工中的占比逐渐上升,并以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情况最为严峻。去年第三季,被裁的公民和永久居民当中,PMET就占了高达70%。

同个季度中,大学毕业生在被裁员工中的占比(43%)也最高。谢光威说,这显示,PMET和高学历者在维持就业上越来越困难,重返劳动市场时也面对较大挑战。“有鉴于PMET的脆弱性不断上升,我们预料来临预算案中,会有更有力的措施来应对这一新兴问题。”

谢光威认为,政府或将进一步强化专业人士转业计划和应变与提升计划,如提供更多薪金援助、培训补助金,或拨出更多资源以协助国人配对工作。

他也建议,政府也许可为被裁的专业人士提供一次性个人所得税回扣,或是允许他们暂时延后缴交所得税。

拥抱科技 小微型企业盼政策给力

鼓励本地企业拥抱科技将是今年预算案重点关注的课题之一,受访企业希望政府能放宽“生产力提升计划”的申请资格,让更多小型和微型企业受惠。

清洁机器人制造公司LionsBot International将从今年4月起分阶段出租100台清洁机器人给两家清洁公司。创办人之一黄腾彻(42岁)受访时说,他们共研发了16款具备不同清洁功能的机器人,每台月租为1200元。相比之下,购买一台机器人须花费5万5000元至8万5000元。

他认为,小型和微型企业采纳科技的门槛已较过去低,去年推出的生产力提升计划(Productivity Solutions Grant)起到助力作用。

有鉴于此,黄腾彻今年的愿望之一,是希望政府可进一步放宽上述计划的申请资格。

目前,只有获得国家环境局执照的废物管理或清洁公司,以及大楼业主可申请这项津贴。但黄腾彻指出,咖啡店、食阁和食品工厂在清洁工作上也可利用科技来减少人手,但因本业不是清洁公司,或因不是大楼业主而不符合申请资格。

财政部长王瑞杰星期四(14日)透露,呼吁企业积极采纳科技是此次预算案侧重点之一。他说:“工业4.0象征了科技重大突破和发展,掌握科技的能力,是取得更美好未来的关键所在。”

年长护理业关注资源分配到位

国人人均寿命增加,对体弱年长者的护理需求也将提升。业者希望政府考虑拨放更多款项支持护理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护理工作,承担长期护理开支,及提高公众对社区护理工作的意识。

关注年长者课题的曹氏基金会执行总裁彭金珠认为,如何加强转介和信息传递过程,将护理体系里的不同节点连接起来,让年长者及时获得妥善照顾,应在预算案中得到反映。

“政府可考虑为体弱年长者提供更多在疗养院以外、以社区为基础的居家式护理服务,如辅助生活(assisted living)养老模式。”

护理体系的设计,及如何分配资源和落实各项措施,是我国力求制定成功的幸福老龄化和原地养老政策过程中面对的主要挑战。彭金珠说,预算案起草过程中已纳入公众的意见,但业者更关注预算案各项措施的具体落实情况。

“细节总是最具挑战的部分。我们关注规划落实为措施的过程中,是否纳入服务供应方和前线工作人员等利益相关方的反馈。”

网安拨款将显著增加?

新加坡作为网络袭击的重点攻击目标,必须加强抵御网袭的能力。网络安全业者希望,政府能投入资金,打造有活力的网络科技研发生态系统。

网安预警科技公司Custodio Technologies总经理埃拉特(Ronnie Eilat)受访时指出,我国虽然在打造网安生态系统方面,成功吸引跨国公司并扶植本地中小企业,但接下来应着重提升“本土的网络科技研发能力”。

他认为,本地科技起步公司和中小企业面对的主要挑战是打入市场。他希望政府能拨款让业界参与各种测试平台(test bed),鼓励业者成为本土创新科技的先行者。

“政府也应推出资助计划,鼓励商业机构参与研发项目,利用他们对现实需求和解决方案不足的第一手认识研发新时代的解决方案。”

受访学者预计政府将显著增加对网络安全的拨款。南洋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林国恩指出,其中一个拨款用途是预测分析方案,给可能遭袭击的部门或机构提供预警。

他也指出,政府之前表明我国投放在网安的预算,理应设定在政府资信科技预算的8%至10%。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商业分析与运营管理系副教授赵善兴则提醒,很多事件都是因为员工忽视网络威胁所致,因此除了定期提升系统,以及制定应对措施以减免网袭破坏力,员工的教育也同样不可忽视。

安保方面,业者希望预算案能让中小企业有能力采用人工智能进行自动监测和安全侦察工作。保安科技公司Vi Dimensions公司创办人吕广亮受访时说:“政府应起带头作用,向我们这样的起步公司购买新科技,同时提供奖励,帮助中小企业使用新科技,降低对人力的依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