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芳达反驳毕丹星指责:纯为感谢人民贡献 立国一代配套不应被政治化

徐芳达解释,立国一代配套和建国一代配套所需的资金,是由政府在一届任期内所积累的收支盈余支付的。由于政府在上任初期无法预测任内将积累多少盈余,因此只能在任期尾端才推出惠民配套。

国会昨天(2月26日)就新财政年政府财政预算案展开首日辩论,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和国会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就立即陷入交锋。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批评,政府在这个时间点上推出“立国一代”配套,给行动党在下届大选制造了“不公平的优势”。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则反驳,配套纯粹为了感谢立国一代的牺牲和贡献,不应把它政治化。

徐芳达解释,立国一代配套和建国一代配套所需的资金,是由政府在一届任期内所积累的收支盈余支付的。由于政府在上任初期无法预测任内将积累多少盈余,因此只能在任期尾端才推出惠民配套。“工人党却把这些配套同选举周期挂钩,这是具误导性的。”

毕丹星:配套不应与选举周期挂钩

下届大选最迟须在2021年4月举行,但坊间一般预测,行动党可能提早在今年就举行全国大选。

也是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毕丹星措辞强烈地批评,行动党“玩臭招”推出与选举周期挂钩的立国一代配套,为自己制造不公平的优势。

徐芳达对工人党使用这样强烈的字眼表示不解。他说:“反对党向来呼吁政府为国人做得更多,而今政府拿出资金帮助新加坡人,工人党又批评这是选举手段。你不能两面都讨好,请你们拿定主意,决定你们的立场。”

他强调,只有“建设性的政治、好的政府、强稳的经济,以及有凝聚力的社会”,才能继续为国人提供保障。

昨天共有23名后座议员和四名担任政治职务者参与约六小时的辩论,聚焦预算案对工人和中小企业的影响,尤其是客工比率顶限收紧所可能带来的冲击,以及如何帮助年长工人继续就业。

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潘丽萍为中小企业发声,指出服务业客工比率顶限逐步下调到35%,将大力冲击酒店、餐饮、艺术、娱乐等服务业者。她指出,自动化和数码化不一定能缓解这方面的影响,希望政府为企业提供更多帮助。

不过东海岸集选区议员陈舜娘提醒,随着客工来源国不断发展,客工的来源也会逐步减少。服务业者若不尽早减少对他们的依赖,未来承受的阵痛将会更大。

多名工运议员,包括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副秘书长王志豪、助理秘书长再纳等,也谈到我国劳动力市场将遇到的挑战。

王志豪提醒,本地劳动力预计明年达到零增长,即新加入劳动力市场的工人总数,将正好替代退休人数。他说,我国应以看护者、在家妇女等“潜在就业人口”来填补这个空缺,并进一步鼓励企业采纳灵活工作安排。

年长工人也是我国一个重要的劳动力资源,官委议员、职总中委杜莱沙米希望政府将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2岁延迟到65岁、重新雇佣年龄从67岁提高到70岁,让更多年长工人继续为我国经济作出贡献。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更进一步提出,直接取消法定退休年龄。他说:“这并不代表新加坡人要工作到死亡为止,而是要完善我们的制度,让新加坡人可以选择继续工作。”

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连荣华和武吉巴督区议员穆仁理昨天也询问财长王瑞杰,政府打算如何使用本届政府的财政盈余。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胡美霞希望,类似去年的新加坡共享增长花红和今年的开埠200周年纪念花红能成为常态,政府应继续拨出盈余,同国人分享。她也吁请财长延迟实施“不受欢迎的”消费税调高计划。

国会今天继续辩论政府新财政年财政政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徐芳达反驳毕丹星指责:立国一代配套不应被政治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