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吉哈:医疗保健领域 不受外劳配额收紧影响

扎吉哈表示,政府选择收紧外劳配额,而不是调高外劳税,正是为了避免企业只是支付较高外劳税而不思考如何改变运作模式。客工比率顶限降低,企业就得聘请更多本地人,或把业务转型,精简用人。

人力部政务部长扎吉哈说,必要领域如医疗保健将不会受到服务业外劳配额收紧影响。

他昨天在国会参与财政预算案辩论时说:“政府知道必要领域如医疗保健得在企业适应改变的同时,确保日常运作不受影响。

“虽然较低的客工比率顶限(Dependency Ratio Ceiling)适用于整体服务业,但我们会跟卫生部继续合作,在人力方面给予医疗保健服务供应商灵活性,让日常运作不受影响。”

政府明后两年分阶段调低外籍中低技能员工能占企业员工总数的比率,数名议员昨天就此提出各种意见。

祖安清心(丹戎巴葛集选区)说,护理行业仍非常需要劳力,协助年长者吃饭、冲凉、更衣、如厕等都无法用机器代劳,持S准证与工作准证的护理员补足了家人与本地护理员照顾不到的缺口。

“外劳限制对医疗保健业将有显著的影响,冲击自愿福利团体、社区与疗养院,以及医院。”

李美花(义顺集选区)则建议让企业保留现有S准证员工,一来减少对日常运作的影响,二来不损失已经受过训练的员工。“业者在现有员工培训上投资了很多,送他们回国就浪费了。”

官委议员符标熊前天吁请政府考虑到服务业细分领域不同的难处,在外劳配额方面灵活处理。

对此,扎吉哈回应说,需要多点时间聘请本地员工或改为较少人力运作模式的企业,可通过精益企业发展计划(Lean Enterprise Development Scheme)在过渡期暂时聘请超额外劳。

他说,他知道中小企业忙于日常运作,没有余裕思考如何深入且系统性地改变,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本地企业必须发展精深能力,才能在区域乃至全球市场竞争。

他说,政府选择收紧外劳配额,而不是调高外劳税,正是为了避免企业只是支付较高外劳税而不思考如何改变运作模式。

“客工比率顶限降低,企业就得聘请更多本地人,或把业务转型,精简用人。”

扎吉哈说,服务业其实聘用了许多本地人,包括餐饮服务业与零售业,这些本地人都与S准证和工作准证持有者一起工作。“我们应该避免强化某种看法,说这些是只有外劳要做的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