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共享脚踏车商业模式在本地不可持续

jiaoche_table1303_2019.pdf_Medium.jpg

共享脚踏车业者摩拜归还执照申请一旦获准,加上ofo的营业执照如果被撤销,本地共享脚踏车数量到时料剩不到5000辆。受访学者指出,共享脚踏车的纯商业模式在本地无法持续。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受访时说,陆路交通管理局原定前年底在裕廊湖区展开大规模脚踏车共用计划,但被私人业者推出“无车桩”的共享脚踏车服务打乱而决定终止。

不过他指出,在很多落实“无车桩”共享脚踏车服务的城市,这个泡沫已经破灭,反倒是落实有车桩共享脚踏车的地方,相关服务几乎成为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李德纮说:“依然有需要协助国人完成最后一里路,但这项服务不能寄托于资本市场运作。要持续经营,我认为还要回到政府主导,业者提供服务的模式。”

本地共享脚踏车市场受管制前,业者经营的脚踏车辆在高峰期估计多达10万辆。

然而,obike突然结束本地业务、获准经营1万辆脚踏车的ofo今天如果没有移除所有脚踏车,执照或被撤销,加上摩拜突然提交归还执照申请,这些持有市场大份额的巨头一旦退出,共享脚踏车的数量将锐减。

在随行单车(Anywheel)扩大车队的申请获准前,获准经营最多3000辆的SG Bike到时或成最大业者。

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说,这些新闻证实,共享脚踏车所提供的服务与收费基本上在经济上不可持续。

“除非未来业者谨慎限制在有足够需求的区域运作,或提高收费、寻求收费以外的收入来源,才能继续营运。”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朴炳俊博士则指出:“从商业角度来看,共享脚踏车是一个笑话。它不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全球没有业者靠共享脚踏车赚钱。”

摩拜用户潘在鸿(34岁)申诉:“以前只要一下楼就能轻易找到共享脚踏车,现在要走几座组屋才能找到一辆。”

但安全骑车工作小组会长林树发(52岁)对这个市场仍保持乐观。“对小业者而言,巨头的退场可能营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共享脚踏车服务需求仍存在,就要看新业者怎么去经营。”

至于共享个人代步工具会否取代共享脚踏车服务,也是活跃通勤咨询小组成员的林树发说:“目前言之过早。”

他提到,如果共享个人代步工具服务的费用更高,车队又有限,愿意使用这个服务的人可能不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