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东西北三区分别打造经济门户

三道经济门户将分别借助大士港口、新柔地铁和樟宜机场,即海、陆、空的连接来接触海外市场。图为樟宜机场。(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三道经济门户也将分别借助大士港口、新柔地铁和樟宜机场,即海、陆、空的连接来接触海外市场。受访房地产专家强调,打造这类增长节点的规划理念,在我国城市规划中已相当根深蒂固。

我国将在东部、西部和北部打造三道经济门户,以支持新增长行业,并为国人提供更多离家较近的工作机会。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昨天(3月27日)公布2019年发展总蓝图草案细节时指出,由于我国最发达的地区仍位于南部,即市中心一带,当局因此计划在东部、西部和北部也打造经济门户,拓宽发展空间。

不同中心须起到不同作用

三道经济门户也将分别借助大士港口、新柔地铁和樟宜机场,即海、陆、空的连接来接触海外市场。

20190328_news_economy_Large.jpg

对此,受访房地产专家强调,经济门户并非新概念,打造这类增长节点的规划理念,在我国城市规划中已相当根深蒂固。 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研究院主任程天富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当局的想法是确保经济活动不仅局限于中区,而是分散到各区域中心,而它们必须能够自给自足,因此拥有各自的住宅区、商业区等。”

“问题在于,如此一来,各区域中心之间也会出现竞争,因此为了取得互补,不同中心须起到不同作用。”

以北部经济门户为例,它将涵盖兀兰区域中心、农业食品创新园和榜鹅数码园区,旨在成为我国农业科技和食品工业的汇聚地。

程天富指出,目前已有一些食品工厂位于北部,外加兀兰靠近柔佛这个食品来源地,我国可加强这一优势,为北部居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房地产咨询公司汇实亚洲(VestAsia)集团主席朱健堃博士也指出,位于各经济门户内的学府和研究机构,彼此间能产生协同效应,例如,榜鹅数码园区所取得的科技成果,或可转移至农业食品创新园。

又如西部经济门户,程天富说,随着大士港口落成,周围须有足够的经济活动,以确保港口设施得到充分使用。打造经济门户因此可产生集聚效应,让相关企业、资金、科技与人才都汇集在西部。

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东南亚区域总裁王金榜受访时就说:“人们或许以为,大士只不过是个巨型港口,但实际上,它是一个连接各方的生态系统。”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和裕廊集团等机构,都参与到大士的共同创建中,并一起探索潜在经济活动,如电子商务、石油化工、冷藏链管理、三维打印等。”

但经济门户在为我国特定行业创造竞争优势的同时,也有其局限和风险。

朱健堃指出,科技趋势可能急速变化,我国在进行长远规划时,也必须灵活应变,当新的经济机会浮现时,才能迅速把握,而不是受现有经济门户的局限。

程天富也强调,由于经济门户各有所长,特定行业也都集中在同个区域内,因此较容易受经济周期的影响,当局因此必须探讨如何让各经济门户具备抵御经济下行的韧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