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300投资者聚集芳林公园 抗议凯发赔偿太少

超过300名投资者昨天下午聚集在芳林公园“演说角落”抗议,对凯发(Hyflux)给予的赔偿表达不满。

他们从昨天下午2时起,陆陆续续抵达演说角落,直至下午3时抗议集会预定开始的时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戴口罩、穿蓝色衬衫的梁姓投资者(43岁)是发起和号召这次抗议的人。他在现场呼吁大家在来临的4月5日,对凯发的协议安排投反对票。

根据凯发最初的协议安排,永久证券和优先股持有人可得到约3%的现金和公司股本扩大之后的7.7%股权。修改后的协议为,若有索赔没有全部实现,现金有可能增加至7.5%。

这名梁姓投资者只肯透露自己的英文名是Alex,他前后投资了10万元永久证券和优先股。他告诉《联合早报》:“我们不是乞丐,3%的现金赔偿对我们是一种羞辱。”

他希望公用事业局(PUB)可以出于善意,“将本金全数归还给我们,或至少九成”。

他说,尽管许多投资者在通讯应用软件Telegram的群组内不断讨论要一起到演说角落抗议,但真正促使他发起抗议是因为公用局准备以零元收购大泉海水淡化厂(Tua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的做法。

公用局周五已表明不会接过水电厂的贷款和债务,这让他更失望。

为了建造水电厂,凯发于2011年向散户发售票息率6%的优先股,规模达4亿元。

之后,凯发于2016年向散户发售票息率6%的永久证券,规模为5亿元。其中一半收益是用来赎回一组永久证券以及到期票据。

梁姓投资者说,电价在当年已经下跌,为何银行仍愿意为凯发承销那一批永久证券。

因此,他也代表投资者呼吁监管单位,向银行展开调查。

一名投资了7万元的叶姓投资者(48岁)也呼吁监管单位,调查凯发的财报是否有诚实披露所有信息。

她受访时说:“我不是要大家同情我们,我已经准备好血本无归。新加坡作为知名的金融中心,不应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另一名投资者施素英(65岁)受访时说:“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就这样没了。”

职总英康前总裁陈钦亮昨天应邀到现场发表演讲。他于2008年因号召投资雷曼兄弟迷你债券而蒙受亏损的受害者,向金融机构追讨赔偿而引起广泛关注。

陈钦亮昨天说:“我强烈要求总理指示公用局以合理价格买下整个大泉水电厂。零元不是合理价格。”

他也建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今后可以考虑代表散户投资者委任独立财务顾问,为所有新发售的证券进行评估,相关费用由发售公司承担。

投资者抗议 凯发表示遗憾

凯发昨天回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集团理解投资者的恼怒,也很遗憾这促使一些投资者到演说角落抗议。“尽管他们对凯发失望,我们仍希望投资者在投票时要考虑到怎么做才可取回赔偿。”

凯发重申之前的说法,与清盘不同,按照协议安排在优先债权人没取回全额赔偿的情况下,次级债权人(即永久证券和优先股持有人)仍可得到补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