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马双边关系

许文远:领空管理安排不应操之过急

字体大小:

基础建设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说,领空管理得不好不仅影响效率,甚至会威胁民航安全,检讨马来西亚半岛以南的领空管理安排时,不应操之过急。

他昨天(4月8日)在记者会后受访时也强调,检讨有关领空管理安排不仅受两国关注,包括印度尼西亚等邻国也会关心。

他说,目前的管理安排是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在1973年的决定,也不能随意更改。

除了检讨领空管理安排,许文远和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昨天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举行的记者会上也回答了新马媒体的多道问题,以下是部分问答的摘录。

记者:对新加坡而言,有关领空管理安排的检讨有何意义?

许文远:飞航情报区(Flight Information Region,简称FIR)数目比国家总数来得少,许多国家都觉得把领空的管理在某个程度上“外包”给其他地方,是较安全和有效率的做法。

关键是航空交通流量的增长快速且巨大,要如何在有限的空域里挤进最多的航班?又要如何提高安全性呢?我们本着真诚进行谈判、保持开放的胸襟,了解马来西亚的志向和对主权的关注,也希望马来西亚能考虑我们的利益与需求。

樟宜机场是个很繁忙的机场,我们希望所制定的程序能支持其运作。亚细安若干年后会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它会快速增长,我们要考虑如何挖掘(航空)交通迅速增长的潜质。

记者:以全球定位系统(GPS)为基础的仪表进近程序和仪表降陆系统(ILS)有什么不同?新程序何时实行?

许文远:何时实行有待讨论。至于两者的分别,市面上有许多不同仪表进近程序,ILS和GPS是其中两个,一些程序因为大多数飞机能操作相关仪器而更适用。个中差异有些技术性,但关键是程序要提高安全性。我两小时前搭乘马来西亚航空来到这里,荧幕上不断重复其愿景:你的安全是我们关注的优先事项,实里达机场和新加坡也都有这样的愿景。

记者:延迟新柔地铁,马来西亚需要赔偿新加坡吗?马来西亚会终止目前的协定再重新谈判新协议吗?

陆兆福:首先,这不是终止项目,是延期六个月,须由两国的总检察署制定相关的补充协定。当中确实会涉及成本,但我此时无法告诉你确切的成本,要等待检讨和总检察署制定补充协定,确定后我们会公布细节。

记者:新山的旅游业近期受打击,短期和长期展望如何?

陆兆福:新柔地铁项目展期是要检讨如何更有效率,同时也降低票价,我们觉得现有协定下的乘客票价有些高。双方都同意得降价以鼓励更多人使用地铁,当然这需要一些年来完成。项目原本应在2024年完成,我们了解到期间长堤过于拥挤,双方决定检讨入境方面的程序……马来西亚政府也向新加坡要求增加新山和兀兰之间火车服务的趟次。我们会密切合作解决长堤拥挤问题,我们了解到那是造成较少新加坡人进入新山的一个主要原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