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 职总希望调高至65岁与70岁

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顶限应该调高到几岁,劳资政协作伙伴就这个课题的讨论已进入后期阶段,全国职工总会期望退休年龄重新雇佣年龄的顶限可以分别上调到65岁和70岁。

配合今早(4月25日)发表劳动节献词,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周一受访时,对劳资政伙伴听取了职工运动意见,表示欣慰。

他说:“我们取得良好进展,在确定新的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方面,我们现在进入后期阶段。工运官委议员杜莱沙米(Arasu Duraisamy)今年参加预算案辩论时,要求把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分别上调到65岁和70岁。这是工运的期望。”

人力部去年5月宣布成立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重点检讨法定退休年龄、重新雇佣年龄,以及年长员工公积金缴交率等课题。

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今年3月向国会透露,劳资政协作伙伴取得明确共识,62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和67岁的重新雇佣年龄顶限长远将上调,但三方还须谨慎规划一些细节,如应该在什么时候调整以及调整的步伐等。

黄志明受访时进一步指出,劳资政三方仍需要一些时间去厘清细节,三方一有共识,将逐步落实调整,让利益相关者有足够的时间做调整。

他理解企业关心调高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对它们造成的冲击。他说,工运会协助年长员工提高技能和重新受训,确保想继续工作者还能做出贡献。

杜莱沙米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好些年长员工都希望继续工作,但个别工会及会员都明白雇主也有实际的考量。他是在工会与会员参考了海外的做法后,提出新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顶限。例如,日本去年为高龄设下新定义时,指出“65岁不算老”,这被视为政府为调高退休年龄至70岁铺路。

保健服务雇员联合会会长、前官委议员丹娜乐芝米(K Thanaletchimi)则说,卫生保健业长期面对人手不足问题,提高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对这个行业会是好消息。

“问题的关键是怎么落实,例如是否能把原本负责紧急服务的年长员工,‘无缝’地过渡到社区医院去,确保不流失人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