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辉:恶意公开他人隐私列罪填补法律空隙

卫生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提到一名新加坡女生的照片被修,上传到有黄色内容的博客网站。他说,女生的前好友怀恶意发电邮到超过60个色情网站的这个举动,却没有涵盖在现有的防止骚扰法令内,因为相关条文规定传播本身须具有“恐吓,辱骂或侮辱”。

骚扰事件何其多,13名参与法案辩论的议员,有的提出选民或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骚扰事件越来越普遍,而且情况严重。

20190508_news_search_Large.jpg
本地不乏网络起底例子,拒付油钱的宝马司机、跟老伯抢小贩中心座位的年轻男女(左图),以及嘲讽本地公共交通的英国男子(右),资料很快被“人肉搜索”。(互联网)

李美花(义顺集选区)就看过数个相似的骚扰个案,都涉及年轻的漂亮女子,为她们被骚扰和折磨而感到十分难过。

她说,一个20多岁的女居民找她协助。该女子半年前通过朋友找到一份售卖比特币(Bitcoin)的工作,她须见许多客户,设法卖比特币给他们。

第一天上班,老板就把她加入多个WhatsApp群组里。她感到不自在,想要离职,但被游说留下。工作两周后,她发现老板随意开除人,之前已有多人被开除,所以她决定辞职。

她电邮老板说要即刻辞职,对方接受了。隔天,她就没上班。没想到,过后接到老板的电邮和WhatsApp,声称他同意辞职,却不接受她没提前一个月通知他,所以须付公司一个月的薪金赔偿。

她告诉李美花,工作了两周,她没拿到薪金,而雇佣合约也说明试用期间辞职,只须一周的通知。

李美花说,该女子备受骚扰,就连个人资料和合约,也流传到前同事那里。

几天前(本月2日),女子接获前老板的电邮,对方称要采取法律行动,不断问何时可以上门,要亲自传递文件给她。

离开公司六个月仍被骚扰

李美花说,该女子离开公司已六个月,骚扰依旧不停。

卫生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也提到一个骚扰个案。他说,一个新加坡女生在参加O水准会考期间,发现她的照片被修,上传到有黄色内容的博客网站Tumblr。

她开始在社交媒体平台接到陌生人的短信。一天,甚至有一名男子跟踪她回家。

女孩后来发现,原来她的前好友把她的全名、照片、地址、学校和补习中心的名字,电邮到超过60个色情博客网站。

女孩知道真相后,害怕得不敢离家,也停止一切社交活动。

唐振辉说,女孩是被骚扰的受害者。不过,她朋友怀恶意发电邮的这个举动,却没有涵盖在现有的防止骚扰法令内,因为相关条文规定传播本身必须具有“恐吓,辱骂或侮辱”。

他说,防止骚扰(修正)法案把恶意公开他人隐私(doxxing)的行为,列为新的刑事罪,将填补法律的空隙。

官委议员特斯拉博士分享被骚扰的经历。

去年5月,他就哈莉玛总统发表施政方针演说接受《海峡时报》访问谈公积金政策,过后相关内容后来被人断章取义,转发到面簿上,引起很多人不满,还有人在上网说要打他。

有一个人特地到他任教的大学找他不果,留下电话。他过后联系对方,还好对方也接受他的解释。

通过社交媒体擅自执法已被视为危险做法。不过,它多数只是在制造许多的混乱和恐惧,我怀疑它到底算不算伸张正义的一种。我吁请那些真心要伸张正义的人,考虑加入警察部队,这样就可以好好发挥你的CSI破案技能。你无须擅自执法,也因此不会导致无辜生命受到无法逆转的伤害。——李美花(义顺集选区)谈恶意起底的后果

不论我们的政治立场如何,我们在线上或线下,都必须有尊严地对待彼此。如果有所不足,我希望被开罪的一方能宽容对待我们。法律授权予我们,但坚持这些权利,未必就是在伸张正义。——官委议员特斯拉博士分享被骚扰的经历得出的结论

更严厉的惩罚未必会取得有效的阻吓作用,或是给遭受过骚扰的人带来更多好处。相反地,增加对受害者的援助、在举报和检控过程中注意心灵创伤问题,以及对受害者更友好,这些将有助于确保受骚扰者敢于举报,并且积极参与,一直到(罪犯)治罪为止。要达到阻吓作用,提高被定罪的机会,将比施行更严厉的刑罚来得有效。——官委议员王丽婷认为增加对加害者的刑罚未必对遭受骚扰者最有帮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