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兰双尸案开审 欠债七万余元男子涉争执后掐死妻女

命案发生在2017年1月20日,被告张锦兴被指在兀兰组屋单位内掐死妻子钟佩珊与女儿张芷宁。他在家伴尸长达九天,夜里与两具尸体同卧一张床,期间至少六次尝试自杀,并且用尽方法掩饰腐尸异味。当警方找上门时,尸体已高度腐烂。

兀兰双尸案开审揭露命案导火线,男子欠债七万余元没钱过春节,因担心被追讨幼稚园学费,案发当天阻止女儿上学。为钱财一事吵架后,男子涉嫌先用毛巾勒死妻子,再叫四岁女儿坐在他怀里,向背对他的孩子下毒手。眼见女儿奄奄一息,他狠心徒手猛掐至女儿断气。

被告张锦兴涉嫌杀害妻女后,在家伴尸长达九天,白天打游戏出外买食物,夜里与两具尸体同卧一张床。期间他至少六次尝试自杀,并且用尽方法掩饰腐尸异味,包括开冷气和用布条塞住门缝。

这起轰动一时的命案发生在2017年1月20日,张锦兴被指于上午8时至11时之间,在兀兰52通道第619座组屋六楼某四房式单位内掐死妻女。

案发九天后,即农历大年初一,警方接获通报上门,发现身怀六甲的少妇钟佩珊(39岁)与女儿张芷宁(4岁)死在家中,尸体已高度腐烂。

现年43岁的张锦兴一共面对两项谋杀控状,指他先后掐死妻女。由于钟佩珊当时已怀胎六个月,未出生的儿子跟着丧命,张锦兴因此也被控导致未出生婴儿死亡。

本案昨天(7月2日)在高庭开审,法官先审理两项谋杀控状,第三项控状暂时搁下。

主控官韩明光副检察司在开庭陈词中指出,案发当天是星期五,对幼稚园学生张芷宁来说原本是普通的上学日,岂料她之后无法再上学,怀孕母亲也没机会复诊;母女俩惨遭被告无情杀害,原定四个月后出生的男婴也跟着陪葬。

被告无法原谅妻搞婚外情怀疑女儿非他亲生

控方揭露,张锦兴与妻子2009年结婚,两人都是再婚,婚后第四年生下女儿。案发几年前,张锦兴发现妻子搞婚外情,自此一直无法原谅妻子,甚至怀疑女儿并非他亲生的。他也不满妻子没出外打工,让他独自扛下经济担子。

原本当房地产经纪的张锦兴,几年前收入开始下滑,他于是转行到装修公司当业务员。控方指张锦兴烂赌成性,每周花数百元买万字票,而且到处向人借钱。

他一度欠下12万元,案发前所拖欠的款项达七万元,他也尝试瞒住妻子卖屋抵债。

控方指出,案发前年关将近,张锦兴频频被人追债,春节开销也越来越多。案发早上,因担心被幼稚园追讨学费,他决定不让女儿上学,结果与妻子在卧房大吵起来。

发觉妻女奄奄一息 被告徒手猛力掐死

张锦兴一气之下走进浴室拿出一条毛巾,回到卧室直接用毛巾勒住妻子的脖子,用力拉紧猛掐。约15分钟后,妻子看似没有动静,张锦兴一度松手,但因注意到妻子仍有微弱呼吸,他于是徒手大力掐死她。

当时,女儿在同一间卧房里看电视。张锦兴叫女儿过来坐在他怀里,女儿乖乖照做,身子背对他。张锦兴接着用毛巾大力勒住女儿的脖子。

过了一会儿,女儿奄奄一息,张锦兴最后徒手猛掐,直至女儿完全断气。

张锦兴把妻女的尸体并排在床上,他声称在接下来的九天,自己与她们同睡一张床,其余时间在家打游戏和浏览互联网,以及出门买食物等。

为避免有人闻到腐尸异味,控方指张锦兴杀人后马上开冷气,以及使用空气清新剂和用布条塞住大门缝口。

控方指出,1月20日至28日期间,被告至少六次尝试自杀,包括割手腕和服食大量止痛药,但每次都失败。他曾吞杀虫剂,结果搞到泻肚子。

有一回,他开车到三巴旺想跳海自尽,却碍于四周人太多而止步。张锦兴也称,他焚烧睡床上的尸体后,原本打算躺在床上同归于尽,但当火势蔓延时,熊熊烈火让他改变主意,赶紧逃之夭夭。(人名译音)

控方:被告疑冒充笔迹写遗书 谎称妻子要一起寻死

被告疑似冒充妻子笔迹写遗书,企图误导警方是妻子说好要一起寻死,而且是她出手掐死女儿。

根据控方的开庭陈词,案发后张锦兴关掉手机,避免债主找到他。他也用妻子钟佩珊的手机联络幼稚园老师,骗说女儿生病无法上学。

由于张锦兴没上班,公司同事也找上门,他一听到敲门声,赶紧把电视机声量调低,制造没人在家的假象。为了把张锦兴引出家门,同事故意把组屋单位的电源关掉,但张锦兴没中计。

至于岳父岳母,控方指张锦兴编造各种谎言,来解释钟佩珊为何没联络家人,这包括妻子肚子痛,得去医院而无法回娘家吃团圆饭。

钟佩珊的的哥哥钟文清昨午供证时指出,大年初一(28日)下午,因察觉事有蹊跷,他决定上妹妹家找人,结果发现门窗深锁,可闻到一股异味。

警方接获钟文清的报案电话后抵达现场,张锦兴终于开门。面对钟文清的追问,张锦兴轻声在他耳边说:“你的妹妹已经死了。”说完,他拔腿就跑,但被警方逮住。

控方指张锦兴遭警方逮捕后,骗称是妻子建议一家人共赴黄泉。他的其中一个说法是,案发几周前,因家里经济拮据,妻子与他说好一起寻死。妻子先掐死女儿,他再杀死妻子,过后自己临阵退缩。他另外又声称,妻子决心与女儿寻死后,母女俩躺在床上,由他点燃棉被来烧死两人。

警方在命案单位中找到夫妻俩的四封遗书,其中一封以钟佩珊的名义写给她的父亲,但控方指这是被告冒充妻子的笔迹,制造妻子意图寻死的假象。案件今天续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