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相信是本地最长刑期案例 “魔鬼手段”虐佣妻监11年夫监15个月

被告达哈蓝和妻子扎莉亚虐佣罪成,双双被判坐牢。(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这相信是本地虐佣事件判刑最长的案例。除坐牢外,两被告也须赔偿女佣。这对夫妇称没钱赔偿女佣,法官另判女被告额外坐牢五个月取代,男被告则另须坐牢五天。两被告要上诉。

用铁锤敲断女佣门牙、用利刀刺肩又拗断手指,导致女佣毁容、耳垂变形、手指功能受损,头顶留大片永久伤疤,涉用酷刑虐佣长达半年,还在体检前送走女佣的“魔鬼夫妇”昨天被判刑,妻子判坐牢11年和赔偿女佣5万6000余元,相信这是本地虐佣事件判刑最长的案例,她的丈夫判坐牢15个月和赔偿女佣1000元。

这对夫妇称没钱赔偿女佣,法官另判女被告额外坐牢五个月取代,男被告则另须坐牢五天,因此,女被告共坐牢11年五个月,男被告则共被判坐牢15个月加五天,但他们在法官下判后当庭表示要针对裁决和刑罚上诉。

体检前偷将女佣遣送回国

这起骇人听闻的虐佣事故于2012年6月至12月期间发生,地点是被告夫妇达哈蓝(60岁,保安员)和扎莉亚(58岁,行政人员)位于兀兰的住家。受害女佣卡尼法(37岁)来自印度尼西亚,2011年11月底开始在他们家帮佣,但在隔年6月开始遭虐待。

据控方说,女佣在2012年12月必须接受健康检查,但女雇主却在此之前偷偷将女佣遣送回国,女佣一身伤回家,在当地接受治疗,进而揭发此案。 

他们否认指控,案件在国家法院经过审讯后,于2017年9月被判罪名成立,法官昨天判刑。

控方针对刑罚陈词时指这是本地历来最严重的虐佣事件之一,女佣初来乍到时是一个健康的人,但不出一年就惨遭被告用铁锤、剪刀、竹竿和石杵等“武器”狠毒虐待,造成她如今留下永久创伤,除了耳垂变形、额头永久留疤毁容外,头顶留下大片永久伤疤,再也长不出头发,此外,她的肩膀也留下大片伤痕,手指也被拗断至弯曲无法再灵活使用。

主控官说,女佣身心饱受摧残,女被告不准女佣使用电话,丢掉女佣写上联络号码的日记本、不准她与邻居说话,还时刻锁着窗户和大门,可说是完全切断女佣与外界的联系,可怜女佣在这样一个被禁锢的环境里被虐待,充满恐惧之余也求助无门。

女佣供证时多次崩溃痛哭

主控官还说,恐怖的经历显然给女佣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她在审讯期间前来供证时多次崩溃痛哭,日前再次出庭供证时还心有余悸说:“我很害怕,不想再回想那一切,在法庭上看到她(女被告)就感觉十分害怕,会勾起那些恐怕的回忆,害怕会再被她攻击,我也因现在的长相自觉尴尬,我很害羞,我觉得我已毁容,我能感觉他人看见我时的异样眼光,他们都看不起我的长相。”

主控官说,女被告虽声称她身体左侧中风,推说没能力也不可能虐待女佣,但事实证明她的右边身体仍可行动自如,她也可自行搭德士去上班,在家也可以自理生活。

女被告也被指毫无悔意,干案期间,只要带女佣外出或家中来客人,她都会让女佣穿长袖戴头巾遮盖伤痕,或吩咐她躲在厕所不得出来,直到客人离去为止。抗辩时还质疑女佣自残意图骗取赔偿金,甚至企图私下和女佣谈判赔偿私了。

最后,主控官特别指出,被告夫妇早在2001年就曾因虐佣双双被判刑过。当时,女被告把辣椒涂在当时的女佣的眼睛里,也用杯子丢女佣,被判坐牢10周和罚款500元,男被告则因掌掴女佣和拉她的耳朵而入狱12周,两人也被禁止再雇用女佣,直到2010年不断上诉后才重新获批可雇用女佣,但随后就发生这次的虐佣事件,可见他们毫无悔改之心。

女被告共面对28项控状,除了已被判刑的控状外,她还面对其他控状,她同样不认罪,案件将在8月14日进行审前会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