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时光机 紧系两代情

明天就是新加坡54岁生日,今年也是狮城开埠200年纪念。《联合早报》通过五名读者的小故事,讲述他们的祖辈和家族,如何在这片土地扎根、繁衍,传承祖辈留下的遗产。 

缝纫机吱吱作响的声音,以及母亲一针一线缝缝补补的身影,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林梅凤的脑海里。

林梅凤(53岁)生长在大家庭,有12个兄弟姐妹。父亲是一名三轮车夫,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拥有一双巧手的母亲,常常帮左邻右舍缝制门毯和百衲被,赚取外快来帮补家用。

林梅凤还清晰记得,以前住在白桥一带的矮房子,每逢雨季,家里都会淹水。

“楼上的邻居会让我们到他们家休息,等水退了才回家;父亲也会用三轮车接送邻居小孩上学……这种邻里互助的甘榜情怀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林梅凤笑说,小时候因家里穷,过年穿的新衣都是母亲用廉价布料做的,就连内裤也是用剩余的布料制成。

后来民众联络所开办缝纫课程,当时母亲和姐姐都有报名,林梅凤却等到上了中学,才从家政课学会缝纫。

姐姐成为家庭主妇后,曾用这台缝纫机来车“水货”和缝制鞋面,以帮补家用。外甥创办醒狮团时,也用它来缝制服和旗子。

“这台缝纫机真的很神奇,用了40多年都没坏过,既省电又环保,还可以一代传一代!”

不过,林梅凤感叹,现代人都用电动缝纫机,很少人懂得手工缝纫了。

“我的两个孩子也不会缝纫,他们觉得买成衣反而更便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