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 各年龄层国人对历史地标认知不同

研究团队指出,政府的宣传措施以及商业的推广活动是国人对历史地标留下印象并且产生共鸣的重要途径,在保留古迹时,应考虑不同群体多元的意见,才能强化国人的国家认同。

鱼尾狮塑像、樟宜机场控制塔和新加坡植物园普遍被视为本地最重要的历史地标。不过,不同年龄层的国人对历史地标有不同的看法。政府在保留古迹时,应考虑不同群体多元的意见,才能强化国人的国家认同。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简称IPS)去年7月至8月间,首次针对1500多名国人展开调查,了解不同年龄层的国人对本地53个历史地标的看法,以及这些地标能否强化他们的国家认同。

受访者分为老中青三个年龄层,分别为年满49岁者、29岁至48岁者,以及18岁至28岁者。

结果显示,国人对鱼尾狮塑像、樟宜机场控制塔和新加坡植物园最为熟悉,也普遍把它们视为本地最重要的历史地标。研究团队指出,政府的宣传措施以及商业的推广活动是国人对历史地标留下印象并且产生共鸣的重要途径。

IPS社会研究室研究分析员黄冠琳举鱼尾狮为例解释:“国人不一定常到鱼尾狮公园,但鱼尾狮是新加坡旅游宣传中重要的标志,国人常看到它的图像,因此对它的认识和重视度较高。”

但调查也发现,不同年龄层的国人对历史地标有不同的认知和情感联系,建立国家认同的方式也有别。

IPS社会研究室高级研究员彭丽珊说:“研究团队原本希望找出一套统一的指标,了解历史地标如何影响国家认同建立的过程。但出乎意料地,不同年龄层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显示我们不该把国人视为单一的群体,制定有关保留古迹的政策时,也必须考虑国人的多元性。”

对年满49岁的受访者而言,薛尔思桥和红灯码头这类象征着国家发展的地标,在他们建立国家认同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带有英殖民色彩的建筑,也显著地影响了年长国人的国家认同感,如前高等法院和圣安德烈座堂。这可能是因为年长国人保留了更多有关英殖民时期的记忆。

29岁至48岁的受访者更重视学生时期在学习之旅中参观的地标,如新加坡科学馆。对于这些地标的认识,也进而强化了他们的国家认同。

值得注意的是,18岁至28岁的年轻国人对历史地标的看法并不影响他们的国家认同。这意味着,就算他们认为某些地点承载了他们的回忆、对这些地点感到熟悉、觉得它们美观并且重要,也不代表他们的国家认同感一定较高。

彭丽珊指出:“历史地标未必能强化年轻人的国家认同,他们或许是通过其他方式建立国家认同。”

但她也强调,这项研究有一定的局限,也有可能是年轻人更为重视的地标未被纳入研究范围内,影响了结果的准确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