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犯罪被捕青少年四年减少13% 李智陞:尽早介入可助他们发挥潜力

李智陞强调,解决边缘青少年犯罪问题应侧重尽早提供援助,并改善社会服务,政府的目标是采取全面的方式,协助青少年和他们的家人不必各自向多个机构寻求帮助,重复叙述状况。

本地被捕的青少年有下降趋势,从2014年的约3100人,下降约13%至去年的约2700人。不过,要解决边缘青少年犯罪问题仍得尽早提供援助,并改善社会服务,协助青少年充分发挥潜力。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昨天在防止青少年犯罪、重犯和改造青年跨部门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Prevention, Rehabilitation and Recidivism,简称NCPR)举办的青少年对话研讨会致辞时指出,青少年在人生这个阶段较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包括网络和现实生活、家人和朋友,边缘青年和年轻罪犯可能缺乏家人的支持或误交损友,才会误入歧途。

从“上游”助年轻人养成良好生活习惯

李智陞说,这些因素虽然不完全在青少年的控制中,却对他们成长过程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当局须了解青少年为何会处于边缘,并尽早介入解决问题,如通过预防性推广活动和教育等。

他说:“我们在‘上游’尽可能提供帮助,是要协助年轻人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习惯和行为,打破滥用毒品或犯罪的循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

李智陞也强调,政府的目标是要采取全面的方式,并提供便利与进行协调,以协助青少年和他们的家人,让他们不必各自向多个机构寻求帮助,重复叙述状况。

一些措施包括由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制定的案例援助规划指南(Case MAP),让各机构在协助情况较复杂的家庭时有共同的依据,参考最佳作业方式;以及上个月起在文礼和裕廊西一带学校试行的社区合作联系网(Localised Community Network),透过分享数据及时找出边缘青年。

NCPR在2017年成立了青年咨询团队,由14名背景不同的青年成员针对有关青少年的政策和项目提供观点和建议。

成员之一的黄靖轩(17岁,中区工艺教育学院一年级生)之前因父母离异,导致他14岁时加入私会党,还因吸电子烟被学校处罚鞭打。

母亲在他念中三时哭着说了一句:“我的宝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才让他醒悟并痛改前非。

黄靖轩儿时也看到姑姑吸毒被捕,姑姑还曾因向祖母要钱买毒品不遂而将她踢伤,姑姑的孩子也没人照顾,让他感触颇深。黄靖轩目前是中央肃毒局的反毒大使,今年3月也代表新加坡参加联合国反毒青年论坛。

他受访时说,身为青少年,他能更好地和其他青年沟通,并以本身的经历鼓励他们如果愿意自救,将能和他一样走出困境。

另一名团队成员叶官杰(25岁,全职国民服役人员)也曾加入私会党和吸毒,并在14岁时因抢劫被判入男童收容所两年。他如今已改过自新,并在约两年前创立面向本地中小企业的电子贸易平台Eezee.sg。

叶官杰是Youth GO!计划下协助边缘青年的义工。他说:“我希望让更多像我这样的青少年知道,他们只要愿意尝试,就能脱离这个循环。多数边缘青年知道这些行为不好,我们现在通过和他们交谈、做朋友,从他们的观点帮助他们发现日后要怎么做。”

昨天的研讨会共有650名学校领袖、训导教师、社工和执法人员出席,探讨青少年犯罪趋势的课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本地犯罪被捕青少年四年减少1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