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会检讨工作小组建议:成立调委会三周内分类针对医生投诉

目前,医理会接获的投诉全都由投诉委员会调查并决定该如何处理,形成大量未处理案件积压,委员会有时要历时长达两年或更久才得出结论。如果需要纪律审裁庭介入,还要多两年甚至更久。

病人投诉医生,将来或可在三周内就知道案件会以调解的方式处理,还是须进一步调查。这意味着医患纠纷能更快解决,既能让医生专心看病,也能尽早对病人交代。

负责检讨新加坡医药理事会纪律程序的工作小组建议成立调查委员会(Inquiry Committee),在三周内快速分类医理会接获的投诉,看哪些应该拒绝受理、哪些适合调解、哪些须转交投诉委员会调查。

20190914_news_medical_Large.jpg
检讨工作小组的部分建议。

卫生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昨天(9月13日)在一场医学研讨会上致辞时,汇报该工作小组的进度,并透露以上消息。

他说,新的调查委员会将由受过相关训练的医生组成,并有专属法律团队支援这些医生的工作。

目前,医理会接获的投诉全都由投诉委员会调查并决定该如何处理,形成大量未处理案件积压,委员会有时要历时长达两年或更久才得出结论。如果需要纪律审裁庭介入,还要两年甚至更久。

唐振辉说:“这些案件大部分都是因为沟通不良、误会或医生态度不佳引起,但如果没有妥善处理,很快就会演变成敌对的情况。”他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当投诉迟迟没有处理,双方立场就会固化,态度更加强硬,因此调解要趁早。

医理会2015年至今 年均接获155起投诉

2015年至今,医理会每年平均接获155起投诉,其中10到15起被驳回,剩余的由投诉委员会处理,只有约16起投诉需要转交纪律审裁庭。

除了加快处理投诉之外,工作小组也建议成立独立的纪律委员会(Disciplinary Commission)。

唐振辉说,纪律委员会将有自己的资源与全职职员,负责管理纪律审裁庭事宜,包括召集医生加入可担任审裁庭成员的群体,它也会为纪律审裁庭、调查委员会与投诉委员会提供培训。

他说,许多人以为纪律审裁庭隶属于医理会,但它与医理会的律师团队是分开的。

目前,审裁庭成员是由医理会委任,但医理会成员不担任审裁庭职务。

工作小组也建议医理会成立内部起诉单位,确保控诉的一致性,改变目前每次聘请不同律师起诉涉案医生的做法。

此外,由于医生反馈现有《道德准则与道德指导原则》太具约束性,控状经常以其中的细分条文起诉他们,工作小组因此建议把条文简化为广泛的核心原则,再以另一本指导手册作为辅助,阐明在不同情况下如何运用这些原则。

不久以前,连续有两起投诉案的纪律审裁结果引起热议,医学界认为涉案医生的刑罚太重,进而引发医生为求自保而从事防御性医疗的担忧。

卫生部因此于今年3月成立12人工作小组,检讨医理会纪律程序与医生获取病人知情同意的程序。工作小组曾在5月公布过一系列建议,并预计今年底向卫生部提交所有建议。

今年1月,私人骨外科医生林联安为病人打消炎针前没有通知病人可能出现的任何并发症,被纪律审裁庭予以10万元的最高罚款。

后来,根据卫生部指示,医理会向法庭申请复审,三司再针对复审发表书面裁决,以审判不公为由,撤销他违反专业操守的指控。

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精神科医生苏宣昌早前则因未经查证,为假冒病人丈夫的家属写医疗便笺,被罚款5万元。医理会事后也提出上诉,案件仍未了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