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主席何光平:中美贸易战影响地缘政治 让各国承担高昂经济成本

超过30名主讲者在2019年新加坡峰会上,针对“亚洲2030”这个主题发表看法,图为第二场讨论会,台上的主讲者分别为中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贾庆国(左起)、韩国高丽大学国际政治经济教授李在胜,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主持讨论会的是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春原刚。(林国明摄)

字体大小:

何光平说,更广泛的数码脱钩固然会拖慢中国进军全球市场的速度,但中国也是全球唯一具备市场规模和自主研发技术的国家,能够建立自己独有的运营标准、系统和平台,并从国内往全球的中立市场推广。

中美贸易战冲击经济也会影响地缘政治、国防和外交,数码世界甚至可能因此一分为二。这会严重打击全球化进度,并让世界各国承担高昂的经济成本。

2019年新加坡峰会大会主席、悦榕集团执行主席何光平认为,中美目前的冲突很可能演变成长久、多面向的新冷战,在多个层面上撕裂这个世界。

他在开幕演讲中说,理想的数码世界使用通用操作系统、硬件、软件标准以及监管协议,对商业和全球互联互通都有好处。

“这也是美国封杀华为之前的规范做法。美国史无前例地全力攻击华为,中国视此为阻止中国企业接触西方前沿机器人与人工智能技术的第一步。”

何光平指出,中国对此不会过度慌张,因为中国早就刻意将其数码世界与其他国家脱钩,微信、微博等应用在中国已经彻底取代WhatsApp和面簿。

“更广泛的数码脱钩固然会拖慢中国进军全球市场的速度,但中国也是全球唯一具备市场规模和自主研发技术的国家,能够建立自己独有的运营标准、系统和平台,并从国内往全球的中立市场推广。”

他也说,对于世界其他国家来说,分化的数码世界无论在经济和科技上都是缺乏效率的,除了费用高昂之外,也意味着全球化进度遭遇严重打击。

但他强调,无论是在地理或者数码分化的世界里,积极主动的中立主权国家如新加坡,始终将发挥重要的桥梁作用。

参加其中一场讨论会的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梅农(Shivshankar Menon)则不认同“冷战”的说法,因为他认为中美并未完全“脱钩”,贸易协议还有谈判空间。

不过他指出,一些国家无可否认地因为中美两国间的拉锯,感受到选边站的压力。梅农说:“中国和美国都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要选边非常困难。”

他建议各国根据议题推动多边合作,灵活搭档,不同的议题跟不同的国家合作,借此纾解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贾庆国则在另外一场讨论会上指出,中美紧张关系并非中国所乐见。他强调,中国并非要开创新的国际规则,只是根据国情制定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并呼吁美国应该要有“风险容忍度”,也就是对和自己期望不符的事情要有一定接受度。

贾庆国说:“我们必须接受彼此的不同,否则出现的不是和平共处的局面……而是一场灾难。”他也说,如果中国采取的是对抗策略,那么这个世界可能就会陷入灾难局面,“中国人民和政府都希望能够在多边主义下解决问题”。

每年配合一级方程式赛车(F1)新加坡大奖赛同期举行的新加坡峰会昨天下午结束,为期两天的会议由淡马锡基金会(Temasek Foundation)主办,并获得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政府投资公司、金融管理局以及淡马锡控股支持。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Uhuru Kenyatta)、缅甸投资与对外经济关系部长当吞,以及日本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星期六也在峰会上发表演说。

我国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以及峰会赞助人、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也出席了大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