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赓武:中国用“改革”巩固“革命”实现发展

字体大小:

著名历史学家王赓武教授就“中国的改革和发展”发表主旨演讲时说,中国文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长期建立在回望此前辉煌历史的基础上,但1911年和1949年以后中国出现的“真正的革命”是中国认为“未来更加重要”,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必须一直以“发展”为目标,以奔向更好的未来。

中国1980年代的改革是巩固此前的革命,修正其错误并确保其成功。而第五代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所做的其中一点,是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许多人忽略,或完全否定的毛泽东所领导“前30年”革命的价值重新进行肯定,确认其在中共革命与中国历史传统中的位置。

著名历史学家、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信托委员会主席王赓武教授出席昨天(9月24日)举行的《联合早报》英文电子杂志平台“ThinkChina”发布仪式,就“中国的改革和发展”发表了约40分钟的主旨演讲,依据他深厚的历史学养,对历史与现代中国提炼出上述观点。

王赓武教授指出,“改革”和“革命”两个词常常难以分清,也容易让人误解。回溯历史,以中国秦汉、隋唐时期朝代更迭为例,汉朝和唐朝都是在前朝基础上进行改革,实际上保留并沿用了前朝体制。他认为,改革是让革命更加“成功”,邓小平的改革之所以成功,是他修正了毛泽东时代的错误,但邓小平对毛泽东所领导的革命依然是肯定的。他对毛泽东的评价是“七分功劳三分错误”,换言之,功大于过。

王教授分析,邓小平所做的是“集中精力在巩固革命”确保它成功,从错误中恢复过来,重新出发让中国变得更强、更繁荣。邓小平的继任者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反映的是“包容性”(inclusiveness),不仅要包括政治人物、农民,也包括经商阶层及知识分子。这些人都曾经为中国的强大作出贡献,将来也可以继续为之贡献。这个做法,在某种意义上是对历史的回归,是对辛亥革命贡献的认可。因为上世纪初的辛亥革命也是正确的,只是当年完成革命的时间与机会不足,直到1949年才被毛泽东完成,但辛亥革命及民国政府时期发生的很多事,例如五四运动,让年轻一代受教育等,都帮助中国革命取得了最后的成功。

他接着说,胡锦涛强调的“和谐社会”甚至把人们拉回到更久远的时代,拉回到宋明理学,在佛教和道教影响下建立的“道统”思想,这些在数百年中国中都取得了成功元素;胡锦涛的“和谐社会”是对过去历史认可持续性的开端。

无法单靠西方经验取得成功

他指出,中国这100多年来不断地向西方学习,但都失败了,虽然在这个过程中西方教会了中国很多,但单靠西方的经验中国没有办法成功,中国必须从自己的传统中汲取资源,忠于自身传统,同时向资本主义制度学习科学、技术、金融、经济、企业精神等现代元素与精神,来确保中华文明取得更大的成功。  

谈到2012年上任的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王教授认为,习近平理解邓小平对革命的巩固,也理解江泽民、胡锦涛做法的意义。但习近平也注意到,过去40年里人们普遍将前毛泽东革命视为“完全的失败”,于是他填补中共建国70年历史中的这30年历史“空隙”,实现历史论述的延续性。

媒体普遍报道,习近平曾在2013年提出“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即不能用1978年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1949年到1978年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反之亦然。一些质疑者认为,毛时代与邓时代不可能同时被肯定,否则就是否定改革开放,但王赓武认为,事实上习近平的做法,是“实现了一种(传统的)持续性”。

他最后总结,展望未来,新时代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从历史和传统中找到能帮助它成功的因素。

王教授说:“我一直相信‘发展’的观念,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革命性的观念”。中国文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长期建立在回望此前辉煌历史的基础上,但1911年和1949年以后中国出现的“真正的革命”是中国认为“未来更加重要”。中国古文里常说“古今”,而今天的中国人非常清楚,“‘今’更加重要,‘发展’才是未来”。

王赓武最后总结,“发展”的概念来自西方,而这个概念已经被中国人完全接受,他们相信被许诺的发展是最终目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必须一直以“发展”为目标,面向更好的未来,而不是过去。“对我来说,在此背景下,改革和革命之间的关系得到更好的解释”。

身为读者,我希望“思想中国”能帮助我们了解中国人的思维。目前许多有关中国的英文信息都是透过西方视角诠释,这不尽完美,而同时对中国有兴趣的人越来越多,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中文。新平台应该去尝试接触这样一批新的读者群。——陈大荣(耶鲁—国大学院校长)

我用中文在《联合早报》撰写专栏转眼已有20多年,基本上会从本地角度出发,发表观点。随着用英文接触信息的读者群越来越大,市场有这个需求,我相信下来新推出的“思想中国”能做得更多,毕竟从东南亚看中国,甚至是从新加坡这个小红点看中国,观点一定较独特。语文是不同了,转换成英文,但这视角是一样的。——郑永年(国大东亚研究所教授)

中国其实不仅是个国家。中国是一整个大陆,文化、民族、社会,思想非常多元与复杂,不能够简单去解释,也不容易理解。“思想中国”应该从多角度尝试提供各面向的内容,达到它的宗旨。——王赓武(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信托委员会主席)

如果是纯粹从西方角度报道中国,有些细微之处难免被忽略。“思想中国”在翻译早报的文章时,相信能更准确地把一些概念的细节解释好。这个新平台在做的和通商中国的大方向也一致,像我们一直希望能不受语言限制,通过各种方式去接触不同群体,包括比较熟悉英文的年轻群体。——陈佩玲(通商中国总裁、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