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乙康:耶鲁国大“对话与异议”课程取消因动机不纯

订户

字体大小:

临时被取消的“对话与异议”课程含有超越教学的不纯动机与目标,教育部不会容许这类活动在学校或高等学府进行,取消课程的做法也并不影响学术自由。

耶鲁—国大学院上个月取消“新加坡的对话与异议”(Dialogue And Dissent In Singapore)课程,引起多名议员关切,教育部长王乙康昨天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阐明上述立场。

“对话与异议”原名为“异议与抗争”,由本地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和耶鲁—国大学院领导能力和全球公民计划经理共同策划。

王乙康指出,公众担心我国高等教育学府遭利用以推动党派政治,这并非空穴来风,教育部看见“异议与抗争”的课程内容时,也有类似疑虑。

课程原本安排让学生学习制作示威海报,而本地社运人士范国瀚和西兰帕莱,以及政论网站作者韩俐颖等也受邀和学生交流。

王乙康举例说,亚菲言曾在1998年撰写一首诗,指新加坡“不是一个国家”,政府或会出于艺术考量给予这首诗一定程度的宽容,但亚菲言至今仍以一贯的态度从事政治活动。

就在上周,亚菲言曾贴文提倡源自激进左翼思想的“政治意识觉醒”(political conscientisation),希望人们意识到生活遭受的压迫并作出反抗。

教育部须阐明指导原则 

王乙康说,这些设计课程者能有他们对新加坡的看法,也可将这些想法写出来,但教育部必须决定是否允许这类政治反抗形式自由渗入教育机构,甚至被列为必修课程的内容。

他强调,政治异议能够作为展开学术审视的合理议题,学生们会阅读与分析马克斯、孙中山等革命人物的作品,也会针对当前重大课题进行批判性思考,这类学术性公开审视将延续下去。

被问及教育部是否规定大学生能够参加什么样的活动,王乙康说,管制每门科目教学内容的做法并不实际,教育部须让自主大学有自行决定的空间,但仍须清楚阐述一些指导原则。

他接着列举四项指导原则,包括:所有教育机构必须在合法范围内运作、不应偏离教学任务并要维持高学术标准,以及必须认可我国的文化与社会情境。

此外,教育机构不应被滥用为推动党派政治的平台,我国政党与社运人士有许多宣扬政治思想的渠道,而教育机构不能充当这类活动的平台。

王乙康说,前国会议员、前新闻工作者吴俊刚在《联合早报》言论版刊登的专栏文章《新加坡不需要颜色革命》中,就质疑本地一些高等学府是否受到政治异议活动影响,也提出本地博雅教育具有受到外来影响的风险。

他强调,取消课程完全不影响学术标准或公开审视,美国耶鲁大学就此事展开的独立调查也作出相同结论。任何人都不能打着学术自由的名义,随心所欲地滥用学术机构争取政治支持,因为这将有损机构的学术标准和声望。

针对王乙康的言论,亚菲言昨晚在个人面簿贴文指王乙康没有完整引述他的诗句,也强调自己不是政治活跃分子,而主要是一名作者和剧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