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报告:比三年前46起多出1.7倍 借助科技犯性暴力案件有增加趋势

国大学生马芸(前排站立者)昨晚出席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举办的讨论会,同与会者讨论借助科技干案对受害者造成的影响,与会者也为她在数周前获颁协会的“勇敢女性奖”鼓掌及喝彩。(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借助科技干案的案件在2016年有46起,到了2017年增加至99起,去年则达到124起。这些案件占过去三年所有性暴力案件总数的约22%。

本地的性暴力案件,有越来越多是借助科技干案,一项报告显示,性侵犯关怀中心去年处理的所有性暴力案件当中,有124起是利用科技干案。这比三年前的46起多出1.7倍。

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在昨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该协会运营的性侵犯关怀中心(Sexual Assault Care Centre)处理的性暴力案件在过去三年逐年增加,从2016年的338起增加至2017年的515起,去年则进一步增加至808起。

20191126_news_crime_Large.png
性侵犯关怀中心(Sexual Assault Care Centre)处理的性暴力案件在过去三年逐年增加。

在这当中,借助科技干案的案件也跟着增加,这类案件在2016年有46起,到了2017年增加至99起,去年则达到124起。这些案件占过去三年所有性暴力案件总数的约22%。

干案者一般通过社交媒体平台、交友应用或使用相机干案,包括向受害者发骚扰或内容不雅的短信、进行偷窥或偷拍裙底等行为。

向受害者进行偷拍、索取这类图片和影像,并上载或威胁要上载,都被归类为图像性骚扰(image-based sexual abuse)。而该中心处理的这类案件也从2016年的30起,增加到去年的64起。

近一半图像性骚扰案件 干案者是受害者亲密伴侣

任何人都有可能借助科技干案,包括陌生人、同事、朋友甚至是亲属。报告指出,过去三年的图像性骚扰案件中,有近一半案件的干案者是受害者的亲密伴侣。

报告也说,同受害者有不必要或不恰当的来往,例如发不雅短信的干案者当中,有将近四成来自受害者的职场。这些干案者也不分年龄、教育背景或种族。

不过,图像性骚扰受害者懂得寻求援助。报告指出,每两名受害者当中有一人会在案发一个月内,向中心报案。其中约25%会在案发72小时内报案。

也有一半图像性骚扰受害者会向警方报案。相较之下,在所有性暴力案件中,只有三成受害者会向警方或其他相关机构报案。

配合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以及“Aim for Zero”停止性暴力宣导活动推出一周年,AWARE昨晚举办讨论会,除了公布报告数据,也邀请专家同出席者讨论借助科技干案的案件对受害者造成的影响,以及如何对抗性暴力。

马芸:使用科技干案与肢体性侵行为一样严重

参与讨论的包括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马芸、面簿安全政策主管(亚太区)霍克斯(Amber Hawkes)、反家庭暴力协会会长班尼(Benny Bong),以及性侵犯关怀中心的义务律师谢雯琪。

马芸今年4月通过社交媒体揭露她在宿舍冲凉时被偷拍,申诉校方对涉案男生处分过轻,引起社会关注。

她昨晚在会上指出,使用科技干案的性侵犯行为其实跟肢体性侵犯行为一样严重,对受害者造成非常大的心理影响。

不过,她也很庆幸当时有机会能够说出自己的遭遇,并凭自己的能力带来改变,让社会更加关注这个问题。

AWARE也宣布同加拿大驻新加坡最高专员公署举办比赛,广邀公众就如何有效对抗图像性骚扰提出方案。得奖方案可获得6000元,并可获得对为期半年的研发的支持。公众可在明年2月7日前通过www.aware.org.sg/tfsvcontest提交方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