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受害者提供被告短信内容 潜逃意图被揭涉偷拍高材生不准出国

这名在英国顶尖大学留学的22岁被告,面对19项侮辱女性尊严以及一项触犯影片法令的罪名,指他偷拍女子冲凉、如厕及更衣,受害者一共12人。(示意照片)

字体大小:

法官指出,被告甚至在短信的对话中大谈留在外国的利与弊,显露出他不会回来新加坡的意图。

涉嫌偷拍多名女子冲凉、如厕及更衣的本地男子,原本上周五获准在案件开审前出国,回到英国顶尖大学上课,但受害者提供被告计划弃保潜逃的短信内容后,法官昨天撤销他之前的决定,不再批准被告出国。

但是,对于控方要求解除禁制令的申请,法官并不批准,谕令媒体依然不得公开被告的身份。

如果双方都不提出刑事动议入禀高庭推翻纳科达法官的决定,案件料将如期在本月28日进入审前会议。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这名在英国顶尖大学留学的22岁被告,面对19项侮辱女性尊严以及一项触犯影片法令的罪名,指他偷拍女子冲凉、如厕及更衣,受害者一共12人。

被告不认罪,但在案件开审之前,他申请在本周一(13日)出国,想回到英国继续上一个学期的课,3月才回来新加坡,但遭控方极力反对。

国家法院法官纳科达上周三临时听审这项申请后,原本在上周五(10日)批准了被告出国的申请。但是,有受害者站出来反对被告离开,在当天休庭后,将他有意逃亡的证据交给主控官。受害者指被告在去年10月2日被控当晚,在两人通过短信的交谈中,透露他将弃保潜逃的计划。

这名受害者当时还不知道自己也是受害者,因此当时和被告仍是“挚友”的关系。

控方提交了新的证据后,要求纳科达法官重新考虑决定,双方在本周二(14日)回到国家法院陈词。

法官审阅了双方所提交的证据后,决定撤销他上周五批准被告出国的决定,指出被告和受害者的谈话之中,有诸多证据显示他有可能会弃保潜逃。

首先,被告在和受害者的对话之中,多次声称将留在外国,不会再回来新加坡,尤其是他在一段短信中提到:“坦白说,我可能真的回不来了……人生就是这样。我真的蛮害怕,不知道我能不能留在外国。”

受害者不太明白被告说什么,他因此解释说:“我担心会被遣送回国。”

法官指出,被告甚至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大谈留在外国的利与弊,显露出他不会回来新加坡的意图。

指被告想到外国寻求庇护

另外,法官指律师在庭上辩称,说众人都误解了被告的意图,说被告不是想要逃亡,而是想轻生,因此才会在对话中多次提到“死亡”这种字眼。

法官并不相信这个说法,并点出了多段短信中的内容,指他多次解释“死亡”只是用于形容他认为渺茫的前途,而且他也在短信中说他“并不会真的死”,还说“众多的选项中不包括死亡。”

最后,法官指被告短信中提到“庇护”(asylum),是其中最无可辩驳的确凿证据,除了指向被告有意弃保潜逃之外,不会有其他的解释。

他指出,受害者曾问被告:“如果你留在外国,你觉得你能获得庇护吗?”

法官说,被告没有当下做出澄清,而是回答“这是在我的计划之中”,足以证明他真的想到外国后寻求庇护。

虽然被告在向受害者说了这些话以后,曾经获准出境并且按时回到新加坡,但法官指当时被告只面对两项控状,现在面对20项控状,不排除他因担心会坐牢,下次出境就决定潜逃。

控方除了在本周二要求法官重新考虑上周五批准被告出国的决定以外,同时申请解除禁制令(gag order),要让媒体公开被告的身份。

针对这一点,法官指当初他下达禁制令,因为他认为公开被告的身份,有可能暴露受害者的身份,而这个可能性至今没有任何的改变。

虽然控方得到了其中10名受害人的同意,但依然有两名受害者并未表示愿意承担身份被暴露的风险,因此他决定不解除针对被告身份的禁制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