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预防嗜赌理事会借助科技伸援手 嗜赌者求助网聊服务次数增加近倍

字体大小:

根据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数据,2018年通过网络聊天服务求助的次数有2999次,同2017年的1625次相比增加近一倍,可见网聊服务逐渐被更多求助者接受。网聊服务求助者可保持匿名与辅导员沟通,辅导员会根据情况给予适当建议,包括转介至其他伙伴机构进行辅导。

科技日新月异,随着网上赌博成坊间关注的问题,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推出网络聊天服务的询问度也大幅增加。

根据统计,通过拨打热线求助的次数过去几年虽逐年下降,但通过网络聊天服务寻求协助的次数却增加近一倍,为深陷赌瘾的人提供多元化的求助途径。

根据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数据,2018年拨打求助热线共计1万3580通,与2016年的2万2092通和2017年的1万8003通相比逐年减少。与此同时,2018年通过网络聊天服务求助次数则有2999次,同2017年的1625次相比增加近一倍,可见网络聊天服务逐渐被更多求助者接受。

辅导员吴一婵(26岁)指出,理事会是在2007年推出求助热线,跟着在2014年提供网络聊天服务,两项服务是由同一个辅导团队负责,目前由两名辅导员和九名助理辅导员经营。只要拨打热线或点击网站上的网络聊天标志,求助者就能与辅导员分享自己面对的情况和问题。

网络聊天服务每天早上8时至晚上11时运作,求助者可保持匿名与辅导员沟通,辅导员则会根据情况给予适当的建议,包括转介至其他的伙伴机构进行辅导。倘若求助者不愿到这些机构进行面对面辅导,也能与辅导员以网聊形式进行辅导。

两项服务也向家人开放

除了面向有嗜赌问题的求助者,这两项服务也开放给他们的家人,包括建议他们如何与嗜赌者沟通或如何申请禁门令等。

相对于拨打热线,网聊服务带来不同的优势和挑战。吴一婵说:“拨打热线可能会被亲友听到,有求助者会认为网络聊天更为私密,而且还能将内容保存下来参考,但这也对辅导员带来挑战。我们不能通过求助者的语气去判断情绪波动,只能通过其他方式如转换文法来慢慢窥探。”

由于网络聊天服务匿名进行,系统会给予求助者编号,下次登录时就能通过编号让辅导员知道求助者的背景和之前的辅导内容。吴一婵也表示,虽然求助者能匿名进行网聊,但相信公众了解其严肃性,因此目前并未出现被滥用的情况。

针对网络聊天服务日益得到关注,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成员柯孙科说,这或许与公众熟悉的沟通方式有关。

他说:“现在年轻人不擅长面对面交谈,无论是进行赌博还是求助,他们都比较熟悉在手机上进行。推出网络聊天服务,是与时并进的做法,通过求助者熟悉的方式向他们伸出援手。”

自请赌场禁门令者微增

截至2019年9月底,自行申请赌场禁门令的公民和永久居民人数达2万7205人,同去年同期的2万5349人相比则略微增加,家人申请的禁门令人数则为2801人。除了申请禁门令,也有3万7470人因破产或申请社会援助金等原因而自动被禁止进入赌场。

柯孙科解释:“除非有很特殊的理由,否则一般禁止令不会被取消,因此目前趋势相对来说较为稳定。根据理事会所进行的调查,参与赌博的国人比率保持在约50%,‘问题赌博’比率则控制在1%以下。2018-2019年度调查也显示,88%的国人也对问题赌博更多意识,因此禁止令数量相信将保持稳定。”

他强调,理事会将继续进行宣传和教育工作,包括与不同的机构如学校和娱乐产业合作,针对不同的年龄层进行具有针对性的宣导,以便能跟上人们习惯的改变,让“问题赌博”能继续得到关注和重视。

农历新年期间,许多人或会在聚会小赌一把,对此,吴一婵提醒:“小赌怡情,但不能过度沉迷。公众也应避免在小孩身边赌博。如果发现自己或家人面对问题,应尽早寻求帮助,包括拨打热线1800-666-8668或使用网络聊天服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