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贫富收入差距大幅缩小 我国基尼系数降至近20年新低

我国社会贫富阶层之间的工作收入差距大幅缩小,用以衡量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降至近20年来的新低。(档案照)

字体大小: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提供的最新数据,即使在不纳入政府额外补助与津贴的情况下,反映本地受雇居民住户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也显著地从2018年的0.458降低到0.452。报告也显示,尽管去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本地各收入阶层的工作收入仍取得实际增长。

我国社会贫富阶层之间的工作收入差距大幅缩小,用以衡量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降至近20年来的新低。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提供的最新数据,即使在不纳入政府额外补助与津贴的情况下,反映本地受雇居民住户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也显著地从2018年的0.458降低到0.452,比2001年的0.454还要低。

如果考虑政府转移与各项税额的收入分配效果,去年的基尼系数则进一步降至0.398。

统计局昨天发布的《2019年住户收入主要趋势》报告也显示,尽管去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本地各收入阶层的工作收入仍取得实际增长。

不过,经济表现疲弱似乎更严重地打击属高收入阶层的行政与管理级员工,根据报告,收入最低10%与第11至20收入分位数的受雇居民住户,收入增长分别为4.4%和4.6%;与之相比,收入最高10%住户收入增长只有0.4%。

基尼系数若为零,表示社会收入分配绝对平均,1是绝对不平均。我国2000年的基尼系数为0.442,该系数在2007年一度攀升至0.482,近几年则保持平稳,从2013年起徘徊在0.460左右。

报告这次首次点出,目前我国收入最低10%的受雇居民住户,当中有些人也拥车(14.5%)、聘请女佣(12.7%)和住私人住宅(7.1%),以显示即使是在个别收入分位数的住户,家庭状况也会随时间改变。

学者:反映政府应对措施见成效

政府在2018年将社会不平等现象上升至国家重点要解决的问题,以对抗社会分化。针对此次数据显示去年基尼系数大幅下滑,受访学者指出,这反映政府在应对不平等问题方面的措施有所成效,但同时基尼系数也无法体现出社会不平等的全貌。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陈恩赐副教授认为,政府过去一年加大力度针对性地提升低收入工人的薪资,并且也全面提倡员工提升技能,这些都可能改善弱势家庭的处境,并缩小贫富差距。

例如,以低薪员工加薪情况来看,全国工资理事会去年中就宣布放宽低薪员工的定义,其基本月入上限从1300元调高至1400元。

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则解释,基尼系数不考虑收入以外的资产,如股票和房地产,因此不一定能完整反映人们拥有的财富。

他指出,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给经济带来不确定性,相信下来会对各收入阶层国人都带来冲击,而世界各地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不容小觑,我国政府必须不断加大力度,减缓社会不平等问题。

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全年增长0.7%,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但这没有显著影响各阶层本地居民住户的收入增长。根据统计局的趋势报告,本地受雇居民住户包括公积金在内的人均工作收入中位数,较前年的2792元增加4.8%,达到2925元。

若将通货膨胀率考虑在内,收入实际增长仍强劲,达4.3%。

受雇居民住户指的是以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为一家之主,并有至少一人工作的住户。从长远来看,居民住户人均工作月入中位数也取得实际增长,2009年至2014年的年均增长为3.2%,2014年至2019年的年均增幅则达4.1%。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