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事先买好一个月存粮 在大邱新加坡家庭 全家一周足不出户

目前在韩国大邱的新加坡人陆夏诗与丈夫及儿子因确诊案例暴增的关系,已有一个星期没踏出家门。陆夏诗透露,丈夫早已在疫情暴发前备好约一个多月的存粮,因此他们无须在这段敏感期间出门购物。(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随美国籍丈夫侨居韩国大邱的陆夏诗,相信是唯一住在大邱的新加坡人。他们一家三口虽不住在疫情最严重的新天地教堂附近,但会在去超市的路上经过这所教堂。

韩国的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恶化,病例已破千。相信是唯一在大邱的新加坡人一家三口足不出户,全家已有一个星期没出门。

随美国籍丈夫侨居大邱已两年半的陆夏诗(38岁,家庭主妇)相信自己是唯一住在大邱的新加坡人,而新加坡驻韩国大使馆已主动联络他们,答应尽力帮助。大邱已被韩国政府划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区,陆夏诗昨日受访时说,大邱的疫情不受控制,令她和丈夫担心不已。

她说,两岁孩子的幼儿园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开,大邱市也已建议全市学校暂时关闭。

他们一家三口虽不住在引发最多病例的新天地教堂附近,但过去常会在去超市购物的路上经过这所教堂。

“丈夫自从疫情恶化后(上周五)就一直在家办公。此外,我们在大邱传出上百人受感染的消息前就已买了约一个月的存粮,最近也开始在网上订购新鲜蔬菜水果,有一个星期没出门了。”

陆夏诗透露,在新加坡的家人不时打电话关心他们的情况。虽然母亲提议把孙子暂时接回新加坡,但她认为现在去前往机场接触更多人反而更加危险。

她说:“一直提心吊胆过日子也没用,外头的情况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只能提高警惕,注意卫生,时常洗手,继续观察情况。若真的有必要出门,就一定要戴口罩。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旅居韩国其他地区国人对疫情发展感彷徨无奈

虽然韩国其他地区受到的影响远远小于大邱和清道郡,住在首尔的新加坡人也对疫情忧虑万分,不知接下来局势会如何演变。

旅居首尔四年的潘迅江(29岁,市场营销总监)定于4月初飞回新加坡参加妹妹的婚礼,不过疫情让他苦恼到时能否成行。

他解释,如果韩国疫情继续扩散,万一到时候所有从韩国抵新的人都须履行14天居家通知(Stay Home Notice),而他也无法请假提前14天飞回新加坡,他将无法出席妹妹的婚礼,“只有待在家里等妹妹回家”。

在首尔一家公司担任编审约五年的黄铃俐(32岁)观察到,大邱的疫情升温消息传开后,首尔街上约每个人都戴起口罩。虽然首尔目前情况并不紧迫,但人们显然也非常焦虑。

她透露,她于去年底原本定好在来临星期天(3月1日)返新探亲。但在上个月,新加坡的家人因本地的疫情日渐上升而劝她先别返新,以免在回韩国时须隔离。

她将回家的日子展延到8月后,却发现新韩两国的情势突然逆转,韩国目前病例猛增是她与家人始料不及的。

在新加坡定居的韩国人朴韩恩(韩文教师,33岁)每天都会与住在首尔的家人通电。

她说:“我还记得,当时新加坡突然有了社区传染,每天都增新病例时,家人常会提醒我照顾好身体。现在却演变成我提醒他们多注意健康。”

住在首尔的潘迅江感叹,如今韩国的情况非常讽刺。

“韩国在疫情迅速恶化前,曾有德士司机因为我不是韩国人而拒载,也曾有两家餐厅因同样原因把我拒之门外。我认识的外籍朋友也有不少遭受同样待遇。然而,韩国突然成了中国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韩国人现在不仅怕外国人,也怕本国人,对咳嗽或擤鼻涕者避而远之。”

他认为,韩国政府采取防疫措施非常不及时,迟迟不禁中国飞往韩国的航班,且没有严格防范,才导致今天的局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