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冰雪情缘

世界四大冰雪节之一的札幌冰雪节国际雪雕比赛上月初落下帷幕,曾建雄(图中)和两名队友自组“雪狮组合”(Snow Lion,为雪雕与狮城组合之意),凭借雪雕作品“XYZ Star”,再次获得第四名的佳绩。(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曾建雄说,雪雕在本地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项目,但他们一直坚持,就是为了这份传统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生长在热带,却酷爱玩雪。狮城青年曾建雄(31岁,职业纸匠)九年来每年自费代表新加坡,飞赴日本参加国际比赛,全因对雪与艺术的热爱。

世界四大冰雪节之一的札幌冰雪节国际雪雕比赛上月初落下帷幕,曾建雄(图中)和两名队友自组“雪狮组合”(Snow Lion,为雪雕与狮城组合之意),凭借雪雕作品“XYZ Star”,再次获得第四名的佳绩。

三人通力合作,在为期四天、每天12小时的室外比赛中,将一个长宽高各为三米的巨大正方体雪堆雕琢出六个彼此融合,又可自成一体的简洁三角椎体。

一边是紧张的比赛场地,不远处便是人来人往前来观摩的游客。曾建雄说,外来干扰还不是最困难的部分。

“天气和低温才是最大的敌人。2月是北海道最冷的时候,每天气温在零下6摄氏度以下,还曾因暴风雪被迫暂停比赛。就算全副武装戴着手套和帽子,长时间跪在雪地上,或者站在梯子上敲敲打打,常常上身热得出汗,下身却冷到失去知觉,让来自热带的我们很不适应。”

比赛期间正值日本和新加坡出现2019冠状病毒疾病确诊病例,曾建雄说,一边在冰天雪地中比赛,另一边国内亲友热火朝天地给他传送疫情最新报道。“感觉处在两个极端之间,好不真实。还有不少人托我买口罩回新加坡,可惜到了药店发现已被抢购一空,也是很特别的一次体验。”

曾建雄说,尽管赛事主办方提供食宿,但我国每个队员都要自行负担其他费用。光是机票,他就花了近千元。

“其实自1988年起,新加坡每年都有人代表参赛,让国旗在札幌飘扬。我们不像芬兰这些队伍有天然的训练场地,只能事先做点模拟想象,最终以赛代练。雪雕在本地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项目,但我们一直坚持,就是为了这份传统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