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保障所提取水量水质 我国愿分担柔佛河污染控制成本

订户

字体大小:

针对水价,外交部长维文医生重申,新加坡的立场不变,马国不能单方面调高水价。

新加坡愿意与马来西亚探讨一同承担控制柔佛河污染的成本,以保障可从柔佛河提取的水量和水质。

我国也希望在马来西亚新任首相慕尤丁组好内阁后,继续针对两国悬而未决的双边议题,包括水供合约问题展开讨论。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指出,双方在水供问题上的分歧不应该影响新马两国整体友好的关系。

维文昨天在国会辩论外交部开支预算时,呼吁马国正视并马上处理急迫的柔佛河污染问题。他指出,问题既影响新加坡的水供,也已威胁到柔佛水供,我国愿意以不损害法律立场为前提,与马方继续磋商,包括探讨由新方分担控制河水污染的部分成本。

他指出,柔佛若无法按新马两国1962年的水供协定,每天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后果严重。“这将削弱1962年水供协定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严重破坏我们的双边关系。”

若无法协商达成共识 将透过仲裁解决争端

维文在回应工人党党魁、议员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的询问时,重申我国在新马水供合约问题上的立场。

毕丹星指出,2017年至今,柔佛河已七度污染导致我国公用事业局须暂时关闭它所经营的柔佛河自来水厂。加上目前马来西亚的州际生水交易,也在抬高价格,新马在水供定价上的分歧估计不会那么快化解。

按新马在1962年签订并将在41年后期满的水供协定,新加坡每天也须供应500万加仑的净化水给柔佛。但实际上,当局应柔佛要求,每天输往柔佛的净水量都超出原定的水量。

维文透露,遇到干旱时,柔佛以津贴价向我国购买的水量是他们有权购买的四倍,而一般时候水量是至少三倍,可见柔佛也面对短缺。

针对水价,维文重申,新加坡的立场不变,马国不能单方面调高水价。维文去年12月与今年1月两次与马国原外交部长赛夫丁会面时,在针对水价问题的初步讨论中也清楚告诉对方,一旦马国调整生水价格,我国也会相应调整售卖给柔佛的净水价。

他也重申,若无法透过协商达成共识,我国准备根据两国同意的条件,透过仲裁解决争端。

地铁高铁等大型基建项目不能无限期暂停

马国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在刚过去的星期天宣誓就任国家第八任首相。维文指出,新加坡希望继续与马国建立具建设性与互惠的关系。

他也说,虽然慕尤丁还没正式组阁,但他阵营里下来可能任内阁职务的关键人物,新加坡都熟悉;在水供问题磋商方面,新马两国1990年签订建造柔佛林桂水坝的协定时,时任柔佛州务大臣的慕尤丁也在谈判中扮演重要角色。

马来西亚上一任首相马哈迪自2018年主政以来,屡次提出检讨水价条款的要求,新柔地铁(RTS)及新马高铁(HSR)这两个主要的双边合作项目也延期。

维文强调,这类大型基础建设项目不能无限期暂停。他期待马国政府下来几个月针对两个延期项目,作出回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