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本地昨天新增两起确诊病例 70岁男子病源不明须靠机器呼吸

70岁的郑亚烈在一家日本餐馆当洗碗工,病危的他目前在加护病房,他的孩子希望已康复的冠病病患能捐出含有抗体的血浆,救他一命。(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郑亚烈是在上周二感到全身疲累。他隔天搭巴士去上班时,甚至累得睡过头,过了站。他27日去家庭诊所看医生时,已开始发高烧,下来三天的体温一直在38.5摄氏度至39.8摄氏度之间徘徊。

70岁新加坡籍男子发高烧到家庭诊所求诊,却因没有出国也未与已确诊的冠状病毒疾病患者有接触,所以没被要求接受冠病检测。出现病征后四天,家属把他送入院时,他的肺部功能已衰竭,确诊时已然病重,须依赖机器呼吸。

这名男子郑亚烈是本地第109名确诊的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患者。

除了郑亚烈,截至昨天(3月3日)中午12时,还有另一名33岁的本地男子确诊。他与Wizlearn Technologies感染群有关,是第14个与该感染群相关的病例。

加上这两起新增病例,本地如今共有110起病例。昨天没有病患出院,而在加护病房的病患从六人增至七人,其中包括郑亚烈。

20200304_news_covid1_Large.jpg

在西海岸广场的日本餐馆Fish Mart Sakuraya工作的郑亚烈近期未到过出现疫情的国家,加上只是发烧没有咳嗽,所以家人对其染病都很意外。 郑亚烈目前的病源不明。

他的女儿郑秀萍(43岁,培训员)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就因父亲不属于冠病高风险群,他一开始到家庭诊所和医院时,医生都没要求他检测冠病,还让他住在有多张病床的B2级病房。

郑亚烈是在上周二(25日)感到全身疲累。他隔天搭巴士去上班时,甚至累得睡过头,过了站。他27日去家庭诊所看医生时,已开始发高烧,下来三天的体温一直在38.5摄氏度至39.8摄氏度之间徘徊。

郑秀萍说:“父亲以前抽烟,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高血压和高胆固醇,但他很少病得那么严重。我们觉得不对劲,29日决定送他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急诊部检查。当时,他已手脚发抖、静脉变紫,医生看他喘不过气决定让他住院。”

他起初住在B2级病房,但高烧不退,情况也急转而下。医生本月1日为他进行冠病检测,当晚第一轮检测结果为阳性。第二轮结果隔天再呈阳性后,他立刻被转入隔离病房,并需用呼吸机。

郑亚烈前天确诊时已病危,医生当晚给他服用爱之病药物。虽然药物有助稳定病情,但他的肺部功能仍未恢复,昨天再进入加护病房,让家人非常焦急。

目前在家接受隔离的郑秀萍说:“听医疗界朋友说,中国使用含有抗体的康复者血浆为冠病重症者治疗。本地已有78人痊愈,我希望康复冠病病患能捐出血浆,救年长的父亲一命。”

国家传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教授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中心在征得康复病患的同意后已开始采集血浆,并测试当中的抗体量是否足够,但相信还需要时间采集质量佳的大量抗体。他们也得确保血浆不含有其他病毒才能用于治疗。

日本餐馆Fish Mart Sakuraya的网站已贴出告示,指西海岸广场的分店因“不可预见的情况”从昨天起关闭三天,来临星期五才重新营业。餐馆其他分店则会照常运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