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进”监牢 当义工

李福昌和妻子许丽琴透过不同计划担任义工已有10多年。(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对夫妻俩而言,就是因为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才越发理解每个人都有过去,也应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

李福昌(51岁,医院物流领队,图右)和妻子许丽琴(51岁,兼职行政人员)向来循规蹈矩,但不时得到樟宜监狱“报到”,每次一待就是数小时。

两人是在五年前加入新加坡监狱署的友伴计划,除了经常去牢里帮助即将获释的囚犯,也会结伴上门拜访一些与囚犯失联的家属,了解他们是否需要援助。

夫妻俩受访时说,他们透过不同计划担任义工已有10多年,每周也会在议员接见选民活动上帮忙,接触过的困苦个案不计其数。

有一次,一名大腹便便的妇女到接见选民活动向议员申诉无家可归。她和丈夫以及年幼的孩子平日在东海岸公园搭帐篷留宿,但因没有申请执照被执法人员驱赶,后来只能挤在丈夫赖以谋生的私人巴士上过日子。

许丽琴说,她非常同情这家人的遭遇,所幸在议员帮助下,他们顺利申请到租赁组屋,总算是有瓦遮头。“这名妇女之后抱着婴儿来向我们道谢,我们都为她感到高兴。”

目前在一家环保公司当兼职行政人员的许丽琴,一有空就到社区里服务。她20岁的儿子也经常随行,全家总动员当义工。

通过当义工,李福昌结识了不少街坊,包括不介意披露前囚犯身份的“大哥”。“这名‘大哥’常来参加社区活动,但偶尔会消失一阵子,我们就大概知道他可能又犯事了。”

对夫妻俩而言,就是因为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才越发理解每个人都有过去,也应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

两人也和一些帮助过的释囚成为朋友,不时相约吃饭。许丽琴说:“如果能给他人带来一些启发,我们也会打从心底感到骄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