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两个多星期来首超输入型病例 专家:本地病例传播管道不阻断令人担忧

字体大小:

新加坡三天内多三个新的感染群,导致本地病例快速攀升,前天(3月27日)更出现了两个多星期以来首次超过输入型病例的情况。虽然受访传染病专家认为尚无法判断这是否会造成广泛社区传播,但若不阻断传播管道情况令人担忧。

《联合早报》分析了本月7日至28日三周的病例数据,发现我国的冠病发展趋势在这段时期有两个关键点。

3月7日至10日间,每天新增病例维持在6至12起的低水平,以本地病例占多数。

在这之前,3月5日刚出现了与裕廊战备军人协会私人晚宴有关的感染群,它至今累积了47起病例。

3月11日出现第一个转折,从那天开始直至26日都以输入型病例居多。最初阶段的输入病例包括到法国工作的新加坡空军部队人员,以及曾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大型回教传教集会的新加坡人等。

17日,外交部和教育部呼吁新加坡海外留学生尽快回国,隔天开始新增病例就大幅度上升,几乎每天都增加至少三四十起。18日至24日,每日的输入型病例占总新增病例的65.3%至88.9%。

25日,也就是星期三时出现了凤山Sparkletots学前教育中心和杜佛阁国际学校两个新感染群,截至昨天中午12时,这两个感染群分别有26个和八个病例。前天公布的新邮政中心感染群则有五人确诊。

这三个新感染群相继浮现推高了本地病例数目,25日的73起新增病例中35起是本地病例,26日新增52起,其中24起为本地病例,到了27日新增49起,其中27起是本地病例,境外输入22起。这是17天以来本地病例首次超过输入病例,成为第二个关键点。

不过,昨天虽然新增29起本地病例,与前两天的病例相比稍有增加,输入病例却达41起。输入与本地病例之间,哪个类型下来会主导本地疫情发展,难以预测。

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指出,目前的情况与2月中相似。当时政府禁止到过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新加坡后,本地病例就超过了输入病例,而现采取边境管制措施,是为了阻断来自欧美和其他国家的感染源。

他说,这三个感染群都还很新,无法判断是否会引发广泛的社区传播。通过积极追踪确诊病例曾与谁接触,仍有机会杜绝病毒在圈子中扩散。当然,若感染群人数不断增加,就会令人担忧。

落实安全距离措施有助防止疫情扩散

“要避免这些感染群像新加坡基督生命堂感染群一样,通过关联者开始另一波传染。之前的神召会恩典堂就是基督生命堂引发的次感染群,因此不能让任何一个病例逃过当局的追踪。”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顾问梁浩楠医生则说,本地无疑仍有社区传播的迹象,这些病患或许只有轻微或无症状,所以没有求医和接受冠病检测。不过是不是广泛传播还言之过早,因为目前许多本地病例都与感染群有关。

他同时指出,目前落实的安全距离措施将有助于防止疫情扩散。“如果国人都配合遵守这些措施,本地感染病例就会减少,否则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

淡马亚说:“当感染群和没有关联的本地病例越来越多,那时候就近乎广泛社区传播的情况了。”

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指出,本地浮现的三个感染群都还很新,无法判断是否会引发广泛的社区传播,但通过积极追踪确诊病例曾与谁接触,仍有机会杜绝病毒在圈子中扩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