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音乐体育酒吧出现新感染群 金融区业者对负面影响已麻木

Hero’s酒吧共有五起病例,被列为一个新感染群,附近业者指出餐厅的生意早在一两个星期前已下降六成,对感染群出现已感到麻木。(何炳耀摄)

字体大小:

金融区里的音乐体育酒吧出现新感染群,附近一些业者对消息的负面影响却已几乎麻木。

业者反映,冠病新感染群消息确实带来负面影响,但自上周实施较为严格的社交距离和居家办公后,一些餐饮店生意已下降达六成。对业者而言,周围场所出现新感染群也不会进一步打击已几乎跌至谷底的盈利。

有业者甚至认为,即使政府全额资助,都无法避免业者倒闭。位于新加坡河畔的一家印度餐厅负责人在电访时说:“其实整个餐饮业已饱和,我在新加坡河畔经营这家餐馆已经超过25年,生意大不如前,加上防疫措施实施后,附近许多公司员工已居家办公,对我们的盈利影响很大”。

他透露,3月24日是自开业以来最差的一天,只收得4元。

我国前天公布的新增感染群,包括实里达北连路的S11榜鹅客工宿舍和位于沙球劳路(Circular Road)的Hero’s音乐和体育酒吧。

Hero’s酒吧感染群共有五个病例,最早是32岁美国籍男子在3月13日确诊,他在26日已出院。一名持工作证件的27岁英国籍女子,在杜佛阁国际学校任职,是该校感染群的首个确诊病例。其余三人是持工作证件的46岁英国籍男子、29岁英国籍女子及34岁澳大利亚籍男子。

盈利跌了近六成

位于北干拿路(North Canal Road)的一家日本拉面餐厅经理说,3月31日的生意非常差,盈利跌了近六成。自社交距离实施后,餐厅座位减半,只能容下50名客户,生意跌了一半,尤其到了晚上,附近酒吧没开,人烟更少。他听闻Hero’s出现感染群,但不认为会对生意影响太大。

另一方面,与Hero’s酒吧隔五六个店面的日本餐厅天丼琥珀经理梁先生(40岁)则认为,因为Hero’s出现确诊病例,影响了餐厅的生意,昨早开店到接近午餐时间都几乎没人光顾。

他指出,自从那一带的上班族居家办公以来,餐厅生意已经下降一半左右,如今附近店面出现确诊病例,估计接下来的生意会再减少10%至1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