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泡沫饭盒短缺 塑料盒打包费用高

从柔佛进口泡沫饭盒的远扬私人有限公司老板曾源坤说,他们的泡沫饭盒供应量已经恢复大约70%。(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锁国工厂停工导致我国这两周的泡沫打包饭盒货源紧张,有摊贩不得不改用较贵的透明塑料盒替代泡沫饭盒,并向顾客多收打包费。受访供应商说,随着马国工厂这周开始恢复一部分产能,货源紧张的问题预料将有所缓和。

冠病疫情造成更多人打包食物回家吃,同时,马来西亚又在3月18日宣布锁国,由于本地大部分泡沫饭盒从马国柔佛进口,这类饭盒过去两周在本地供不应求。

工厂恢复产能情况缓和

大巴窑北第203组屋海丰咖啡店的寻味菜饭摊助手刘伟明(30岁)日前受访时说:“大约两个礼拜前,供应商跟我们说泡沫饭盒没货,约一个礼拜前,我们开始改用透明塑料盒。这种塑料盒更贵,所以我们跟顾客多收一角餐盒费。”

本报记者日前联系几家供应商,证实情况属实。为本地超过600家摊贩供应泡沫饭盒等包装用品的祺富企业私人有限公司老板罗富财(29岁)说:“马国刚锁国的时候,柔佛的工厂停工四天,确实导致我们的泡沫饭盒货源紧缺,只好换塑料饭盒给一些摊贩用。不过现在马国工厂已经恢复大约20%的产能,所以情况有所缓和,我的饭盒货量恢复了三成。”

也从柔佛进口泡沫饭盒的远扬私人有限公司老板曾源坤(50岁)受访时则说,他的泡沫饭盒供应量已经恢复大约七成。

他说:“为我们供货的工厂已经恢复一半的产能,所以情况好些。打包需求增加,不少摊贩现在突然增加饭盒订购数量,在货源依然紧缺的情况下,我们现在只能对他们限购。”

受访供应商指出,由于我国市面上的泡沫饭盒多数从马国进口,一旦马国锁国或停止向我们供货,这种问题在所难免。

永进贸易私人有限公司负责人苏先生(60岁)说:“泡沫饭盒很占位,一个集装箱能装的量有限,从远的地方进口,赚的利润都不足以付船运费。”

曾源坤也说:“泡沫饭盒其实可以从中国进口,但我们以前分析过利弊,虽然中国的饭盒更便宜,但运输成本高,而且需要两三个礼拜到。远水救不了近火,要解决出口问题也很麻烦,所以我本身不会选择从那里进口。”

鼓励自带饭盒打包

贸工部、环境及水源部和卫生部针对此事回复本报询问时指出,新加坡一直致力让饭盒进口来源多样化,本地也有企业和工厂生产塑料饭盒。

“由于这段时间打包需求增加,我们强烈鼓励每个人在打包食物时自带饭盒。这不仅有助于减少垃圾,还能缓解一次性饭盒的需求,摊贩应让顾客使用自带的饭盒装食物。”

新加坡食品局日前指出,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冠状病毒能通过病患接触过的食品或食品包装传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