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国会观察】雨过之后

字体大小:

“断路器”抗疫措施生效的第一天,岛国多处一早就下起了雨。有网民开玩笑说:“看看,连老天爷都叫我们不要出门了。”

刚在两周前将记者从媒体席移至公众席的国会议事厅,也响应“全民居家防疫大挑战”,进一步限制出席者。

诚如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为冠状病毒疾病(临时援助措施)法案提出二读时所说,商界常规在一夕之间消失,每家公司都将受到严重冲击,但几乎没有人能为此做好准备。

也因此,议员过去两天辩论追加预算案和同舟共济预算案时,纷纷显露对这场危机将持续多久及如何演变的焦虑。他们几乎一致同意,须有强大的政治领导,带领国人走出暴风雨。

但强大的政治领导,应具备怎样的特质?议员迪舒沙(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认为,许多国人冀望国会议员能展现出理性、有条理且诚实的思路。尚穆根也说,我国金融、工业和商业领域的基石,在于我国在政府政策和经济管理上的理性和廉直。

这种理性思维,在碰上与国家储备相关的讨论时,尤其显著。且不论国库平日就有重垣叠锁,确保它不能被随意动用,朝野无论何时谈及储备金,也都难逃一场激辩。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前天参与辩论时说,该党过去曾询问有关国家储备的总额及用途,这些国人所关心的问题将在此次疫情中再次浮现,他因此呼吁政府给予解答。工人党向来的立场是,国人希望就储备金开展更多讨论,政府应更透明地公开相关数字,以便国人做出知情的决定。

但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总结辩论时却罕见地动怒,强调储备金就像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军械库。“没有哪个国家的武装部队会告诉你,他们真正拥有多少弹药和武器。这么做是将有价值的情报泄露给潜在对手。这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防御策略,我国财政储备也不应采用。”

要在透明度和防御性之间找到平衡不容易,应将国家储备总额公开至什么程度,这个答案或许也见仁见智,但令人欣慰的是,无论在和平或危难时刻,朝野都未松懈下来,继续严谨地辩论,展现对课题的深思熟虑。

在理性之外,强大的政治领导或许还讲求一点感性。议员们昨天普遍表达了对新加坡及国人的信心,呼吁企业和员工秉持着打败疫情之后,能够拨云见日的希望。

议员胡美霞(西海岸集选区)说,每一代国人都从危机中变得更强大和团结,她相信眼前这场疫情是这一代必须面对的挑战,但我国终将战胜。官委议员伊萨德也说,他满怀希望地认为,疫情不仅是个挑战,而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来重新思考如何塑造未来新加坡。

王瑞杰在总结辩论时则强调,自己不是悲观主义者。尽管他理性地知道情况将比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复杂和严峻,但他感性地希望随着危机加深,在新加坡之外,世界各地的人们也会明白团结的必要,一心一意地赢得这场战役。

大雨滂沱时,我们固然要找地方避雨,但也不能忘了,雨水能滋润土壤。雨过之后,必然能开出更美丽的花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