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服团体为边缘客工提供膳食

面对工作纠纷,无法工作导致没有收入,大约50名客工在慕斯达法购物中心外领取由客工外展联盟分发的食物。(梁伟康摄)

字体大小:

七个月没有工作的客工萨哈布丁(Sahabuddin,29岁)每日三餐都依靠社会服务团体提供才能温饱。

冠病疫情在客工社群中日益扩大,对他这种持特别准证(Special Pass)的人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工资纠纷,他没了工作,只能寄居在朋友位于小印度的房间,等待回孟加拉。

我国实施病毒阻断措施,客工宿舍的生活条件受到更大关注,但像萨哈布丁这样的客工很容易被遗漏。因为没雇主的照顾,抗疫的必需品也没有人提供,住的地方也不是大型商业宿舍。

他受访时说:“我感到很害怕,不敢随意出去。现在新加坡实施严格的病毒阻断措施,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像过去,去那个比较远的社会福利团体领取食物。幸好朋友告诉我慕斯达法购物中心外有义工每天分发食物。”

在那里分发食物的是客工外展联盟(Alliance of Guest Workers Outreach,简称AGWO)。他们与其他非政府组织、自愿福利团体和公众自发开展计划,在这段困难时期希望能帮到这些孤立无援的客工。

客工外展联盟会长狄升吉受访时透露,在过去几天有好几个不同的自愿团体,不停地张罗捐款,为没人照顾的客工提供膳食与口罩等等。

“起初是为了复活节发起这个提供膳食的计划,但我们发觉很多客工,在阻断措施期间可能处境更艰难。无工可开,没饭可吃,所以我们继续号召更多的人帮忙,希望提供至少一个月的膳食,给有需要的客工。”

已送出超过1万2000份膳食

除了一些持有特别准证的客工外,一些居住在工厂里的客工也没有定期的膳食供应。因此AGWO每天都到全岛多处为这些客工送餐。

狄升吉也提到,从复活节到昨天,已经送出超过1万2000份膳食。接下来相信每天能送出总数1700份,一直到5月4日。“其实现在在那些商业宿舍内的客工,政府都会好好照顾他们,不然雇主也有义务为他们提供食物。是这些无依无靠的被孤立的客工,才需要我们的照顾。”

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简称TWC2)也发觉旗下的免费膳食计划在病毒阻断措施开始后,需求有明显的提升。

客工亦重主席傅黛碧(Debbie Fordyce)受访时透露,4月7日至4月11日,总共发出多400份膳食,总数达1700份。她指出,相比之前的五天,只发出了1300份。

对于是否在这段期间为弱势客工提供膳食显得更重要,她说其实不然。“我们提供食物给这些工作上遇到纠纷的人。他们没有钱买食物吃,所以确保他们可以有三餐温饱,这在任何时候都是重要的。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