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担心难再入境不敢贸然回家

订户

字体大小:

曾姓铝业工人(38岁)虽然想家,但随着新加坡确诊人数攀升,他担心人力部进一步收紧条例,不批准工作准证持有者入境,迟迟未踏上归途。

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家里没有男人也是危险。我家是新区,有些房子还没有人住,只有几户人家。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回家。”

他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儿子留在新山,自己则借宿嫁来新加坡的姐姐家。公司已经暂时停工,所幸还会支付这个月的薪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