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人数近期翻倍 更多年长者愿意尝试远程医疗

冠病疫情期间有越来越多人愿意尝试远程医疗,病患无须出门就能通过视讯问诊,减少在外感染病毒的概率。(Doctor World提供)

字体大小:

远程医疗不再只属于熟悉科技者采用的服务,越来越多年长者如今也更愿意尝试。不少人担心到诊所求医时会接触其他病患和病毒,选择留在家看诊,使远程医疗平台求诊人次增加了一倍。

冠病危机推动远程医疗增长,生病时选择留在家看诊的病患增加了一倍,特别是免疫力较低的年长者和孩童。远程医疗不再只属于熟悉科技者采用的服务,越来越多年长者如今也更愿意尝试。

远程医疗业者Doctor World总经理林薇凌告诉《联合早报》,过去三个月疫情暴发后,不少人担心到诊所求医时会接触其他病患和病毒,选择留在家看诊,因此使用他们的平台求诊的人增加了一倍。虽然约八成用户仍在40岁以下,但两岁以上孩童和慢性疾病病患在这段期间显著增加了40%。

林薇凌说:“家长因要小孩减少出门而使用远程医疗,慢性疾病病患则因为担心染冠病使病情更严重,所以不少也选择通过远程医疗复诊和拿药。”

百医(WhiteCoat)首席营销官周杰挺透露,自1月以来,他们的病人每周增长25%至30%,其中35岁至55岁病人的增幅更为显著。除了有一般咳嗽、感冒和发烧等症状的病人,越来越多慢性疾病患为了避免到综合诊疗所,也使用远程医疗,以防在诊所接触其他可疑病例。由于这群慢性疾病病患一般年龄偏高,对这类科技较不熟悉,所以一般有孩子或看护者在一旁指引。

Doctor Anywhere创办人兼总裁林伟文说,他们的生意在疫情暴发后增加了一两倍,新客户增加,更多现有客户也在使用。原本年长者和慢性疾病顾客群不多,疫情期间增加了约30%至50%。

家庭医生纷加入手机应用视讯问诊平台

国人都减少出门,实体诊所看诊数目在疫情期间相对减少,更多医生也趁这个时期开始使用远程医疗。以手机应用作为视讯问诊的平台,有不少家庭医生想要加入使用。Doctor Anywhere每天有约二三十名医生拨电询问,而百医接获的医生询问电话也每周增加500%。Doctor Anywhere的林伟文说;“以前是我们打电话给医生希望他们加入,如今情况相反,是医生联络我们希望进行远程医疗。”

目前正积极使用Doctor World来视讯问诊的家庭医生郭成隆透露,他过去两个月的视讯问诊几乎翻倍,从每天最多12个增至目前的20个。这也因为面对面看诊的病患相对减少,让他有更多时间进行视讯看诊。

他说:“随着这第二波的本地社区传染比第一波来得严重,再加上政府推出的病毒阻断措施,相信下来会有更多人改用视讯看诊。”

今年2月出现感冒症状的陈家俊(28岁,营销经理)就决定通过Doctor World首次进行视讯问诊。他觉得自己只是普通感冒,拿药休息就好,不想要特地出外排队等候。“有时候到综合诊疗所看病要等两三小时,结果感觉更不舒服。再加上疫情期间我不想出外冒任何风险,所以决定尝试远程医疗。”

约10分钟的看诊结束后,药物过两三个小时就送上家门,看诊、送药和药物费用共36元。陈家俊的父母见他使用远程医疗后,觉得价格合理又方便,以后也愿意尝试。陈家俊说:“外婆生病时,母亲总要特地到外婆家接她,再带她到诊所。要是使用远程医疗,母亲和外婆就能省下不少麻烦。”

通过远程医疗 出差时也联络家庭医生

就算被派驻到国外公干,病人仍能通过远程医疗找到熟悉自己的病历又能信任的家庭医生,还有完善系统方便付费。

在一家医疗机构从事企业战略的吉迪(39岁)在过去10年来,一旦有任何健康问题时都会找他信任的家庭医生梁俊杰,两人也逐渐成为朋友。因此,他去年初被派去菲律宾公干后,每当需要求医时仍会发短信寻求梁医生的专业医疗意见,再根据他给的药方去当地药房买药。

“问题是梁医生人太好,都不愿意跟我收费,但我坚持他应该拿到应有的报酬。所以当我知道他使用远程医疗手机应用来看诊时,我就通过此找他,再通过平台付费。这样的服务对我非常珍贵,就算我人在国外也能找到我信任并熟悉我病历的医生。”

梁俊杰医生受访时说,他只选择熟悉病人进行远程医疗,因为视讯时较难从肢体语言和说话语调等收集额外信息来作判断。“有些视讯病人所要求的病假和某些药物,是我基于道德原因不太愿意给的。所以我视讯问诊的收费跟诊所收费一样,只接真的求诊询问。”

虽然梁俊杰医生和陈德泽医生以前就通过电话或短信为熟悉的病人提供医疗意见,但有了远程医疗手机应用,陈德泽更偏向于使用它,因为这有助他确认病人身份,并发出电子病假单。

Doctor Anywhere总裁林伟文说,视讯其实只是整个远程医疗生态的一小部分,远程医疗还得考量如何连接病人与医生、付费、开药、检查病历和送药等过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