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送餐服务需求大增业者增聘上千人手 餐饮业者申诉成本过高吁送餐平台降低抽佣

本地三大送餐平台纷纷扩大送餐队伍的规模,以应付冠病疫情期间对送餐服务的更大需求。(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随着人们因冠病疫情足不出户,加上病毒阻断措施期间不准堂食,订餐量大增,送餐服务的人手需求也跟着增加,本地三大送餐平台纷纷扩大送餐队伍的规模。

本地送餐服务需求近日显著增加,有送餐平台的人手在一个月内增加近千人。不过,一些餐饮业者反映送餐成本高涨,有人在网上请愿希望送餐平台降低抽佣,也有人连同区内其他业者创建送餐平台自救。

随着人们因冠病疫情足不出户,加上病毒阻断措施期间不准堂食,订餐量大增,送餐服务的人手需求也跟着增加,本地三大送餐平台纷纷扩大送餐队伍的规模。

Deliveroo今年第一季度收到近5000份应聘送餐员的申请,较上个季度增加30%。单在今年4月,约1000人已加入团队,使平台目前有超过7000名送餐员。

根据Deliveroo提供的数据,今年三月有送餐员的收入就高达7095元,预计到了6月底,还会再聘用多2000名送餐员。公司也将将密切留意送餐员的人数,以避免送餐员过多,导致他们的收入受影响。

Grab和foodpanda发言人受询时,同样表示有更多人申请加入送餐团队,但并未透露受聘人数的增幅。其中,foodpanda目前已有超过8000名送餐员。

由于送餐平台一般会抽取25%至35%的佣金,一些加入平台的餐饮业者申诉送餐成本过高,几乎无利可图。近4000人已在网上签署请愿书,要求送餐平台降低抽佣比率。

已签署请愿的1925精酿啤酒公司创办人杨应晖(39岁)受访时说,餐馆约两周前加入送餐平台,也透过自家网站提供外卖服务,找自由业者送餐。“由于送餐平台还须抽佣,对比这两种送餐模式,我们每一份订单所收到的款项可相差多达四成,所以我们都尽量请顾客透过自家网站订餐。”

Grab平台所征收佣金 大部分归送餐员所得

针对佣金的去向,Grab日前指出,平台向餐饮业者征收的佣金大部分归送餐员所得,其余则用以承担运营成本,如送餐员保险、无现金交易费等。

为协助餐饮业者降低成本,新加坡企业发展局本月初也宣布推出“送餐振兴配套”,在阻断措施于5月4日结束前,使用上述三大送餐平台的业者,可获得五个百分点的送餐费用资助。使用第三方物流服务的业者也可获得两成送餐费津贴。

此外,所谓山不转路转,一些餐饮业者选择另辟蹊径,联合同个社区的其他业者自发创建送餐平台,减低对业者和顾客的送餐费用,其中一个例子就是FOODHOOD平台。

平台创办人陈得能(36岁)也是本地餐馆The Refinery的老板。他说,这个非盈利平台旨在发挥邻里甘榜精神,拉拢惹兰勿刹的另外六名业者形成同一阵线,顾客只须付一次送餐费,就能同时从七间食肆订餐,而平台完全不收佣金。

“位于同个社区的餐馆或许视对方为竞争对手,但我认为大家应该互相扶持减低成本,也期望迎来其他社区的餐饮业者加入平台,目前还在接洽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